首页 > 海洋史 > 《妈祖文化与明末朝鲜使臣》出版
2020
01-20

《妈祖文化与明末朝鲜使臣》出版

作者 晨 鸣

庙岛群岛是古代中外海上往来的重要通道,庙岛群岛的庙岛因有良好的避风港湾,更是海上往来船只避风停泊的重要基地。元代,随着海运的兴盛,诞生于福建沿海一带的妈祖文化也传到了北方沿海一带,庙岛的天妃(妈祖)庙一度成为当时中国北方妈祖文化传播的重要通道和基地,进而影响到辽东半岛和朝鲜半岛。鲁东大学刘晓东、祁山最近出版的《妈祖文化与明末朝鲜使臣》(中国海洋大学出版社2019年8月版)一书,不仅为我们提供了庙岛妈祖庙影响明代朝鲜使臣的重要史料,也是研究明代中朝(韩)海上丝绸之路文化交流的重要成果。中国中外关系史学会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所博士生导师万明研究员评价说:“该研究成果通过明末经海路出使中国的朝鲜使臣留下的与妈祖有关的日记、诗歌、祭文等,对明末朝鲜使臣历年祭祀妈祖的情况进行比较,论证了妈祖文化对明末朝鲜使臣带来的重大影响,并分析了产生这些影响的主、客观原因。作者挖掘第一手资料并加以详细分析论述,不仅展现了妈祖文化影响朝鲜半岛的重要历史见证,阐释了妈祖文化的巨大魅力,也是对明末中朝海上丝绸之路文化交流研究的推进。”

    明代庙岛妈祖庙:“佛宇之焕耀,过于皇城”

《妈祖文化与明末朝鲜使臣》一书,对明末路经庙岛天妃(妈祖)庙及受妈祖文化影响的朝鲜使团有详细记载。如:天启元年(1621)十月十日,朝鲜谢恩使一行经庙岛时在天妃(妈祖)庙举行祭祀妈祖的活动:“晴。庙堂作祭文,烧香祈风。堂之额曰:‘天妃娘娘之庙’云。”天启三年(1623)九月二十六日,朝鲜进贺冬至、圣节兼谢恩使一行到达庙岛后,正使赵濈不仅组织所属人员瞻仰天妃庙的妈祖神像,还极为虔诚地举行了祭祀天妃(妈祖)活动:“岛上有娘娘庙,故号为庙岛。娘娘乃女号之尊名。昔者,有一女子死为海神,能号令四海之神、河伯、江神,故自前敕封娘娘圣女庙。船行者,必洁诚为祭,多蒙神庇。故后世乃以为庙尊祀之矣。到此,即令船人沐浴,炊饭做饼且兼果实以祭之。军官、译官等争相下船观光于庙中,不之禁也。”他们争先恐后地下船到娘娘圣女庙瞻仰,说明妈祖神灵在朝鲜使团人员中有着很大的影响力。天启四年(1624)八月二十二日,朝鲜谢恩、奏请使一行到达庙岛,即举行隆重的祭祀天妃(妈祖)活动:“薄暮,移舟神女庙前,为文祭谢海神曰:‘……苟无顺风,何以利涉?累濒颠危,五日广鹿;一踔庙岛,实神阴骘。’”祭文内容,主要表达了天启四年(1624)朝鲜谢恩、奏请使一行在经历惊涛骇浪的极度危险之后平安到达庙岛,对以天妃娘娘为首的海神的感恩之情。广鹿,指广鹿岛,今归大连长海县管辖。“累濒颠危,五日广鹿;一踔庙岛,实神阴骘”,意思说,作者一行在广鹿岛一连遭遇五天的逆风巨浪,且险遭不测,但祭祀天妃娘娘(妈祖)之后,顺风送帆,很快就到了庙岛,这实在是神灵带来的结果。崇祯元年(1628)九月九日,朝鲜进贺冬至、圣节使一行到达庙岛后,不仅瞻仰天妃(妈祖)庙,还举行了祭祀天妃(妈祖)活动。书状官申悦道在《朝天时闻见事件·启》 中记载:“九月初九日丙寅,大风微雨,午后乘顺风发船,过真(珍)珠门,申时泊于庙岛。岛有天妃庙。天妃,即东海广德王第七龙女也。凡舟行过是庙者,有祷颇着灵异。前代立祠封号,本朝增修敕封。……佛宇之焕耀,过于皇城。”上述记载,一是介绍了天妃(妈祖)的来历:东海广德王第七龙女也。广德王,就是古代传说中的东海龙王。二是介绍了在庙岛天妃(妈祖)庙祭祀天妃(妈祖)的效果:“凡舟行过是庙者,有祷颇着灵异。”这些记载,与前面天启三年(1623)朝鲜冬至使记载的“船行者,必洁诚为祭,多蒙神庇”一致。这既说明庙岛天妃(妈祖)庙香火旺盛,也反映了天妃(妈祖)神灵当时的影响。三是说重修后的天妃(妈祖)庙,气势辉煌,“佛宇之焕耀过于皇城”,其光彩闪耀的程度胜过皇(隍)城岛的庙宇。书状官申悦道在《朝天时闻见事件·启》中曾说,隍城岛的海潮寺“俯压一岛,金碧焕耀”,而庙岛天妃(妈祖)庙“焕耀过于皇城”。可见天妃(妈祖)庙在作者心目中不仅气势非凡,而且富丽堂皇。当然,这里主要还是强调庙岛天妃(妈祖)庙在当地人心目中的地位。佛宇,本来指佛寺,庙岛天妃(妈祖)庙属于道观,但从文中的表述看,作者在这里显然指的是天妃(妈祖)庙。

  庙岛妈祖庙,“过海船必祈风于此”

《妈祖文化与明末朝鲜使臣》一书,还录载了明末朝鲜使臣路经庙岛时留下歌颂天妃(妈祖)庙、感恩妈祖的诗篇。如:天启四年(1624)朝鲜谢恩、奏请使副使的《泊庙岛》 诗:“春波如练好风迟,处处移帆近古祠。向夜悄然人语静,船头香火礼天妃。”副使还在诗前自注:“有天妃娘娘庙,过海船必祈风于此。”他重在说明庙岛天妃(妈祖)庙在当时的影响,凡路经此地的船只都要在这里祭祀天妃,祈求好的风向。在元末明初,庙岛天妃庙就有很大影响了,凡是过往船只都要到这里举行祭祀活动。明初多位很有影响的高丽、朝鲜使臣,如郑梦周、李稷等都到过庙岛天妃庙,并赋诗赞扬。明初另一位很有影响的朝鲜使臣权近,是受到明初开国皇帝朱元璋大加赞赏的著名文学家、诗人。朱元璋曾把自己创作的三首诗赐给权近,在当时中朝两国都引起轰动。权近在出使明朝返程时创作的一首诗歌序言里就提到:“初三日,晓有南风,欲发船。因一总旗船未至,留泊而待。既晚乃至。其夜南风甚快,又因总旗船未致祭,迁延至初四日既午乃祭。风转而西,不得发船,留宿舟中。”这告诉我们:路经庙岛时,行船必须祭祀神妃才能起航。即使来了顺风,没有祭祀也不得发船。诗歌里还有这样的诗句:“舟中高枕卧,去住任神妃。”说只能在船里静卧等候,听从神妃的安排。这也说明庙岛天妃庙及天妃(妈祖)在明初的朝鲜使臣心目中就有着很高的影响和地位。天启五年(1625)朝鲜进贺冬至使正使全湜《庙岛偶吟》诗中有“危途有生道,益觉圣恩深”句。意思是说,经历万分危机的航海旅途,能够平安地来到庙岛,马上就要登陆了,心中更加感恩海神圣母的恩德。因明初开国皇帝朱元璋曾敕封妈祖为“圣妃”,所以(妈祖)也称“圣母”,妈祖庙也称“圣母庙”。又如:天启六年(1626)朝鲜进贺冬至、圣节使正使金尚宪创作《祭天妃迎送曲》《咏天妃观道士》,及与寓居登州的文人吴大斌的唱和诗《次<庙岛停舟>韵》等,都表达了对天妃(妈祖)的感恩和对庙岛天妃(妈祖)庙的赞颂之意。《妈祖文化与明末朝鲜使臣》还录载多篇朝鲜使团在庙岛天妃(妈祖)庙祭祀妈祖时的祭文。除前面提到的祭文外,崇祯元年(1628)九月九日,朝鲜进贺冬至、圣节使一行到达庙岛后,举行了隆重的祭祀天妃(妈祖)活动。朝鲜使团书状官申悦道还撰写了《祭天妃神文》:“松为舟兮布为帆,受王命兮朝上国。邈海中兮有仙山,瞻灵庙兮熏沐。馨余酒兮洁余羞,荐玉盘兮侑以文。生东国兮倥倥,考往牒兮有闻,云明神兮灵且异,驾驭风云兮驱除恶物;使我行兮不迷,涉重溟兮如平陆,登蓬莱兮早维舟。执壤奠兮侧玉帛,归来报祀兮益虔,留与东人兮颂神德。”祭文的意思是说:朝鲜进贺冬至、圣节使一行乘坐着用松木做成并悬挂着布制船帆的航船,奉朝鲜国王之命前来中国朝拜。苍茫辽阔的大海中有仙山,我们一行熏香沐浴,瞻仰仙山上灵验的天妃庙。我们敬献给天妃的美酒散发着香气,祭祀的祭品干净圣洁,用玉盘盛着并配上虔诚的祭文。我们一行生于藩国朝鲜,对大海中的神灵蒙昧无知,考查以往典籍才知道:您是英明的神灵,有着奇异的神通,能够驾驭风云、驱除大海中作恶的妖怪;您让我们在大海中航行不迷失方向,远涉重洋就如同走在平坦的陆地上,登陆登州蓬莱早日系船停泊。等我们朝贡归来时,一定手捧祭品并在两侧摆上圭章和丝帛,举行更加虔诚和隆重的报祀仪式,报答您的恩德,并把这段经历留给东方朝鲜国的人们,让他们颂扬您的神圣功德。从祭文的内容中,也可以了解到庙岛天妃(妈祖)庙在当时的影响及在朝鲜使团心目中的地位。

  庙岛———妈祖文化东传朝鲜半岛的重要基地

当年路经庙岛的朝鲜使臣,也是沟通中朝(韩)文化交流的重要使者。“明末经海路出使明朝的朝鲜使臣,多是当时在朝鲜有影响的文人出身的官员,不少人当时就有着较高的身份,或归国后成为朝中重臣。如:天启三年(1623)朝鲜奏闻(请封)使正使李庆全,以左议政(第一副首相)身份出使明朝;天启四年(1624)朝鲜谢恩、奏请使正使李德泂,归国后官至右议政(副首相);天启六年(1626)朝鲜进贺圣节使正使金尚宪归国后官至朝鲜左议政(第一副首相),进贺冬至使正使南以雄归国后也官至左议政(第一副首相);崇祯九年(1636)朝鲜进贺冬至、谢恩使团正使金堉,归国后官至朝鲜领议政(首相)。他们留下的与妈祖文化有关的日记、祭文、诗歌等,包括其中表达的对天妃(妈祖)的迷信和敬畏,无疑都为妈祖文化在朝鲜半岛的传播起到重要的促进作用。”

该书虽然重点讲的是中国北方妈祖文化对明末朝鲜使臣的影响,但只是以此为例分析了妈祖文化是如何影响朝鲜使臣并传入朝鲜半岛的。作者在书中也提到:“明初的高丽、朝鲜使臣就多次说到天妃(妈祖),而且留下多首歌咏诗作。如明初洪武年间,高丽使臣、高丽末期著名文学家李崇仁作有《天妃庙次韵》,其中有‘神光时自发,灏气远相连’诗句。说祭祀天妃,经常很灵验,所以天妃庙的影响扩展到很远的地方,表达了作者对天妃的感恩和敬畏。李崇仁的《留沙门岛,奉呈同行评理相君》诗中有‘神妃享祀应须报,海若潜形不敢窥’诗句。沙门岛,指今山东省长岛县庙岛。海若,海神名。意思是说,我们已经祭祀沙门岛天妃庙的神妃了,神妃得到我们的祭品,一定会保佑我们的,即使海神海若也只能藏身水下不敢窥视我们。这也告诉我们,作者一行在沙门岛(庙岛)天妃庙很虔诚地举行祭祀天妃(妈祖)活动,敬献了丰盛的祭品,也渴望能得到天妃(妈祖)的护佑。明初建文年间,朝鲜使臣、官至领议政(首相)的著名文臣李稷出使明朝时,作有《次章寺丞<沙门岛>韵》诗,其中有‘多少舟人乞此灵,仙妃遗像若平生’,说许多远航的人都来妈祖庙祭祀,乞求妈祖神灵保佑平安。天妃庙里的仙妃塑像就如同她还活着一样。”“明初高丽、朝鲜使臣对妈祖文化的高度认同,路经辽东、山东沿海的高丽、朝鲜使臣到庙岛妈祖庙到妈祖庙祭祀妈祖,而且态度十分虔诚。除了说明朝鲜半岛的传统文化与中国的传统文化有着紧密的联系外,也说明妈祖文化在明初的高丽、朝鲜使臣中已经有了较大影响,随着妈祖文化在中国北方沿海的影响扩大,也必然不断加大对毗邻的朝鲜半岛沿海的影响。”《妈祖文化与明末朝鲜使臣》一书的记载充分说明,庙岛天妃(妈祖)庙是明代中朝(韩)海上文化交流的重要基地。对此,中国海洋大学海洋文化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中韩海洋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国家文化产业研究中心海洋发展研究院学科负责人曲金良教授也指出:“庙岛不仅是往来朝鲜半岛各沿海港口的重要始发港和通道,也是妈祖文化传播的重要基地。”“该书作为妈祖文化研究的一朵新的奇葩,会对研究妈祖文化的学者,对从事古代海洋文化以及中韩、中朝文化交流和研究的学者,对辽东半岛、山东半岛,河北沿海、天津等地区的文史工作者,文化旅游工作者提供参考和帮助,为推进妈祖文化研究和当今时代中韩、中朝学术交流、文化发展做出贡献。”

原网址

                       
最后编辑:
作者:马光(采编)
捐 赠网站维护不易,欢迎打赏^_^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