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书快递 > 近代日本对华调查档案资料丛刊:第三辑 贸易调查(全六十册)
2020
03-25

近代日本对华调查档案资料丛刊:第三辑 贸易调查(全六十册)

 

近代日本对华调查档案资料丛刊:第三辑 贸易调查(全六十册) - 海交史 - 1

近代日本对华调查档案资料丛刊:第三辑 贸易调查(全六十册)

 

编著者:邵汉明,王建朗主编;金以林,武向平副主编

定价:¥30000.00

ISBN:978-7-5013-6910-2

  • 出版时间:2019-11

装帧:精装

开本:16开

 

近代日本对华调查档案资料丛刊:第三辑 贸易调查(全六十册) - 海交史 - 2
内容简介
 

近代日本为满足侵略与殖民需要,采取个人踏访、官方扶持、设立机构等各类手段,长期、系统地开展对华情报调查,涉及中国的政治、经济、教育、法律、军事、社会、文化、民俗等诸多方面。这类调查活动一直持续到日本战败,留下了卷帙浩繁的见闻录、调查报告、统计资料、研究专著等原始文献,客观上为从事晚清民国政治史、经济史、文化史、社会史、地方史及中日关系史的研究者提供了直接或间接的宝贵资料。
《近代日本对华调查档案资料丛刊》计划将近代日本对华调查的文献资料系统整理,分辑影印出版。第三辑为贸易调查,收录相关史料九十五种。原始文件封面上多有“秘”或“极秘”字样,内部发行,较为稀见,目的在于为日本的战争侵略提供基础经济情报。从调查机构看,以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以下简称满铁)下设诸调查部门(如调查课、经济调查会、上海事务所调查室、“北支”经济调查所等)为主,此外,还包括伪满洲国财政部、经济部、大连税关等伪政权政府部门,以及日本商工会议所等机构团体;从资料类型看,以全国以及东北、华北、华中、华东、华南、西南以及台湾等地区的贸易统计年报、季报、月报以及贸易实态调查等为主;从资料内容看,涉及中国国内贸易统计与港口贸易统计、进出口商品贸易统计(如动物毛皮、水产品、豆类、药材、香料、木材、茶、烟草、矿石、金属、染料、燃料等)、进出口税额及税率统计以及船舶出入统计等多项重要经济指标和贸易数据。

 

近代日本对华调查档案资料丛刊:第三辑 贸易调查(全六十册) - 海交史 - 3
作者简介
 

邵汉明,吉林省社会科学院院长,院(会)学术委员,研究员,主持承担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吉林省社会科学规则项目、吉林省教育厅及其他方面重大项目多项。

 

王建朗,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所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近代史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专业研究方向为近代中外关系史,主要著作有《中华民国史·外交志》《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国民政府外交战略与对外政策》等。

 

金以林,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副所长,学术研究方向为民国政治史、教育史、国民党史,著有《近代中国大学研究》《国民党高层的派系政治:蒋介石“最高领袖”地位是如何确立的》等。

 

武向平,吉林省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吉林省日本侵华历史研究中心(吉林省社会科学院满铁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研究方向为近现代日本外交政策史、日本侵华史、满铁史,著有《满铁与国联调查团研究》等。

 


内页书影

近代日本对华调查档案资料丛刊:第三辑 贸易调查(全六十册) - 海交史 - 4

 

近代日本对华调查档案资料丛刊:第三辑 贸易调查(全六十册) - 海交史 - 5

 

近代日本对华调查档案资料丛刊:第三辑 贸易调查(全六十册) - 海交史 - 6

 

近代日本对华调查档案资料丛刊:第三辑 贸易调查(全六十册) - 海交史 - 7

 

近代日本对华调查档案资料丛刊:第三辑 贸易调查(全六十册) - 海交史 - 8

 

近代日本对华调查档案资料丛刊:第三辑 贸易调查(全六十册) - 海交史 - 9

 

近代日本对华调查档案资料丛刊:第三辑 贸易调查(全六十册) - 海交史 - 10

 

近代日本对华调查档案资料丛刊:第三辑 贸易调查(全六十册) - 海交史 - 11

 


 

近代日本对华调查档案资料丛刊:第三辑 贸易调查(全六十册) - 海交史 - 12
前言
 

近邻日本向来重视考察研究中国。中国古代的礼仪秩序、民俗教化、典章制度等先进文明不断地被日本自觉效仿学习。然而,明治维新后,日本对中国的考察研究便在“富国强兵”国策的引导下,逐步走向与发动战争和资源掠夺相伴行的道路。从明治维新开始至一九四五年战败投降,日本对中国及其他邻国展开了大规模的“调查”活动。其中,包括军方对华进行的兵要地志调查、满铁的资源调查、领事馆的分区调查,以及教授、学生、商人等民间团体的旅行调查。这些调查活动与古代学习效仿中国文明礼仪之邦的行为具有本质区别,最大特点是以武力战争为中心,严格而周密地配合着日本侵略战争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并且各个时期的调查活动均为下一步的战争侵略和资源掠夺提供服务。根据日本遗留在中国的庞大调查数据显示,近代日本在中国掠夺了约十亿吨煤炭、一点八亿吨铁矿、一百五十万吨铜矿、十万吨铝矿、五万吨镁矿,还有大量的稀有非金属矿、铅锌矿、金银矿等,以及大批的森林资源和农牧产品,并且盗绘了约七万份的调查图表,为侵华战争提供重要情报。由此可见,近代日本对华调查是一场举国行为,从军方到财阀,从团体到个人都参与其中,而最为重要的则是参谋本部陆地测量部和满铁的对华调查活动。

 

 

参谋本部陆地测量部——日本军方对华兵要地志“调查”的核心组织

 

近代日本国内地图的测量与绘制始于江户时期。明治维新后,为了实现大陆扩张政策,在日本参谋本部主导下,对中国及周边国家的兵要地志展开广泛的调查。一八六九年,明治政府在民部省内设置了户籍地图股,一八七〇年改为民部省地理司,一八七一年并入大藏省租税寮地理课。一八七二年,明治政府在工部省内设置测量局,从英国招募十余名技术人员在东京府展开三角测量,一八七四年该局与内务省地理寮合并,于一八七七年改称内务省地理局,主导国内地图的测量与绘制。大致与此同时,一八七一年明治政府在兵部省内设置了陆军部,又在陆军部内设立了参谋局间谍队,专业进行测量和绘制地图。参谋局于一八七二年并入陆军省第六局,之后改为陆军省参谋局,在该局内正式设置了地图政志课和测量课。一八七八年,参谋本部从陆军省内独立,上述两课便成为参谋本部的地图课和测量课。一八八四年,内务省地理局移交参谋本部。由内务省并入到参谋本部的三角测量课、地形测量课、地图课等组成了测量局,一八八九年改为参谋本部陆地测量部,隶属于参谋总长。由此,参谋本部陆地测量部一直延续到日本战败投降。从一八八四至一九二四年,参谋本部陆地测量部用近四十年时间,完成了日本国内地图的绘制工作。但是,参谋本部陆地测量部的成立,并不仅以日本本土的地图测量和绘制为主要目标,其最终目的是测量和盗绘中国及周边地区的兵要地图,以服务于近代日本的大陆扩张政策。

 

早在一八七九年至一八八〇年,山县有朋便派遣数十名军官以驻华武官和汉语研修为名,在中国各地进行军事探查,并形成了《邻邦兵备略》和《中国地志》,这两部兵要地志是将中国和朝鲜作为假想敌人而展开的真正意义上的军备和地志调查。随后,日本又以在华旅行的名义盗绘了《亚细亚东部舆地图》和《上海地图》,并对外公开出版发行。一八八二年壬午事变和一八八四年甲申事变后,随着与中国矛盾的不断激化,日本越来越感到盗绘朝鲜与中国东北兵要地图的重要性,参谋本部陆地测量部便派遣陆军武官到中国与朝鲜展开全面军事探查,搜集了大量军事情报,编纂了多部日本武官日记、要图及其他文献资料,并着手进行外邦地图的绘制。一八八八年,参谋本部根据敕令第二十五号制定了《陆地测量部条例》。该条例中明确指出陆地测量部设立之目的是为了实施测绘兵要,并在陆地测量部下设三角科、地形科和制图科,各科又下设多个修技所,该部由部长、科长、班长、班员、副官、材料主管、计官、科僚、修技所干事、修技所教官、修技所助教等近百人组成。明治政府加强对外邦军用地图的测绘,正是为了掠夺资源和军事侵略之用。陆军参谋本部陆地测量部的成立,正式拉开了近代日本在华资源调查及盗绘图表的序幕。

 

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期间,日本各军司令部对所属的战区展开了战场测量。从一八九四年至一八九七年,大本营编成了第一次临时测图部,先后对中国的东北战区和台湾地区以及朝鲜展开测量和绘图。日俄战争爆发后,大本营又编成了第二次临时测图部,不但进行战地测绘,还对整个中国东北、蒙古一带展开测量与绘图,至一九一八年西伯利亚出兵前夕,第一次临时测图部、第二次临时测图部又编成中国驻屯军临时土地调查班,先后对中国东北北部、蒙古地区进行测绘,并结合从俄国掠获的大量地图,将西伯利亚、蒙古和沿海各州兵要地图进行改绘,绘制成十万分之一外邦兵要地图。日本盗绘中国兵要地图的进程随着对华侵略政策的不断扩大而加深。

 

陆地测量部通过对日本本土、中国及周边地区进行测量和盗绘,不但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还培养出了一支具有近代化测量技术的军人队伍。随着对外扩张程度的加深,这支训练有素的测绘队伍成为日本对外侵略的先遣兵,并且根据对外侵略扩张战略的不断演变,陆地测量部的人员配备和测绘目标也不断变化,但其中心始终服务于日本的军事侵略和资源掠夺。随着对中国侵略扩张欲望的无限扩大,陆地测量部派遣大批军事间谍秘密进入中国内地进行军事探查及盗绘活动。一九二八年,陆地测量部利用日本出兵山东的时机,对山东进行了第一次航拍盗绘。至“九一八”事变爆发前,陆地测量部的军事探查已经不满足于对中国东北兵要地图的盗绘,已将触角深入到华北地区。从一八七一年兵部省设立参谋局至“九一八”事变爆发,陆地测量部在对中国兵要地志进行的长达几十年的秘密探查与测量中积累了丰厚的盗绘资源,这些资源为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提供了大量而又细致的军事情报。可见这种秘密盗绘活动一般是在军事战争爆发前十年,甚至是二十年前便做好了准备。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日本占领南京后,第二野战测量队南京小川部队盗取了大量的中国兵要地图。太平洋战争爆发前,日本加大了南进扩张步伐,强化了对中国南方兵要地图的盗绘,并运用十万分之一比例尺对苏联、中国、法属印度支那、泰国、英属缅甸、印度、荷属东印度(印尼)、美属菲律宾等地区的兵要地图进行盗绘。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为了全面实施南进战略,日本加大了对中国南方的测绘,从一九四四年至一九四五年对湖南、江西等地区的兵要地形进行了秘密测绘。

 

可见,参谋本部陆地测量部从其成立到解体,主要业务是秘密盗绘中国及周边国家的兵要地图和资源图,并培养了大批专业技术较强的测量技师。绘制地图是近代日本陆军的一项重要任务,其最终目的是为了完成对外侵略扩张。由于兵要地图是对外发动侵略战争不可或缺的第一手情报,所以,近代日本盗绘中国的兵要地图始终与军事扩张目标相一致,并且调查与盗绘行动总是先行于武力侵略。

 

 

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日本财阀对华资源“调查”及掠夺的中枢机构

 

满铁,系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的简称,成立于一九〇六年,是日本在日俄战争后从俄国手中攫取中国东北南部侵略权益的产物。从法人资格而言,满铁是根据日本政府特定法律敕令一百四十二号与递信、大藏、外务三大臣下达的第十四号命令书而成立的。从其发挥的作用而言,满铁作为日本的“国策会社”,是在第一任总裁后藤新平“文装武备”殖民政策思想的指导下成立的,在东北盘踞四十年,对中国的地质、矿产、土地、森林、港湾、农业、海运等展开了全面调查,并形成了庞大的调查报告书。满铁对华调查涉及当时中国的政治、经济、军事、法律、历史、文化、教育、民族、宗教、地理、自然科学等各个领域,其中有大量资料系“九一八”事变后根据关东军的指令进行的调查报告及情报资料,如关东军与满铁联合进行的国防资源调查,满铁经济调查会进行的满洲资源调查,满铁进行的满洲旧惯(关于东北农村社会)调查、军用地志给水调查、地质矿产调查等。满铁根据日军嘱托进行的中国抗战力调查报告、东北和华北的资源调查报告、农村社会调查报告、“九一八”事变时期的情报日志等,都是为资源掠夺和侵华战争服务的。

 

满铁成立之初便设立满铁调查部,对中国及亚洲其他国家展开全面调查,至“七七”事变爆发前,满铁调查部已经形成了由十九个部门下设近百个调查机构所组成的一套庞大的调查体系,而且每个部门均有调查课,根据业务之需要在东北地区设立调查办事处。其中,总务部下设人事课(调查系)、资料课、监理课(调查系)、东亚课、审查役(庶务系、能率班)、郑家屯事务所、纽育事务所、巴里事务所;计画部下设中央试验所、地质调查所;经理部下设庶务课(调查系);铁道部下设庶务课(统计系)、货物课(赁率系、港湾系)、铁道工场(能率系)、社线生产驿(营口、奉天、新京、开原、四平街、公主岭、安东、抚顺);地方部下设庶务课(调查系)、学务课(学事系)、工商课、农务课、地方事务所(瓦房店、大石桥、营口、鞍山、辽阳、奉天、铁岭、开原、四平街、公主岭、新京、本溪湖、安东)、教育研究所、大连图书馆、奉天图书馆、卫生研究所、农事试验场、兽役研究所;商业部下设庶务课(调查系)、营业所(大连、奉天、抚顺、新京、京城、营口)、用度事务所购买课(调查系);铁道建设局下设庶务课(庶务系)、计画课(第一调查系、第二调查系、河海系)、水道调查所调查课;东京支社下设庶务课(调查系);天津事务所下设庶务课(资料系)、调查课、北平事务所;上海事务所下设调查系、情报系、涉外系;抚顺炭矿下设庶务课(统计系、学务系、地方系、农林系)、抚顺炭矿研究所;经济调查会直接隶属于关东军;北鲜铁道管理局下设庶务课(统计系)、运输课(货物系);铁路总局下设总务处文书课(统计系、资料系)、总务处人事课(调查系)、总务处附业课(学事系、产业系)、运输处货物课(赁率系)、运输处汽车课(计画系)、运输处水运课(航运系、埠头系);奉天铁路局下设总务处资料课、产业处殖产科工商股、产业处农务科;吉林铁路局下设总务处资料课、产业处殖产科工商股、产业处农务科;哈尔滨铁路局下设总务处资料课、产业处殖产科工商股、产业处农务科、哈尔滨铁路图书馆、北满经济调查所;齐齐哈尔铁路局下设总务处资料课、产业处殖产科工商股、产业处农务科;哈尔滨水运局下设总务处庶务股。

 

日本投降后,大批满铁资料遗留在中国十几家档案馆、图书馆及研究机构中。从资料种类来看,文书类资料和满铁期刊较多,特别是满铁对华经济调查资料占有相当比重。这些资料真实地记载着我国的自然资源和社会经济资源的实态,无论是作为日本殖民统治的“资政”材料,还是作为武装入侵的军事情报,都具有准确、珍贵的一面。而且满铁的调查人员多数是各专业领域训练有素的专家,他们所进行的自然资源和社会经济资源的调查以及写出的调查报告,应当说达到了当时的一流水准,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和技术含量,尤其是满铁关于中国矿产、森林、水源、生物、山川、地形、城市、道路、港口等的调查,对于研究和探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社会的发展变化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从这一点上来说,满铁资料是值得进一步开发利用的。从资料形态来看,大体有油印、打字、晒蓝、铅印、手稿等几种形式,尤其是一些手稿、晒蓝、油印、打字本,由于当时日本政府及军方有不同的保密程度限制,这就决定了其完整存留下来的件数非常稀少,且有相当部分是孤本,弥足珍贵。

 

除了调查报告书外,满铁的期刊资料也是其中一大特色。根据日本亚细亚经济研究所编辑的《旧殖民地关系机关刊行物综合目录》(满铁篇)(以下简称“亚研目录”)来看,收入了日本图书馆、美国国会图书馆等五十个机构所存藏的一万余种满铁资料,其中有一百五十余种是期刊资料。另外,以吉林省社会科学院满铁资料馆于一九九五年编辑出版的馆藏资料目录第一卷《满铁资料馆馆藏资料目录》为例,该卷收入满铁资料四千五百种(一万五百零四册),其中,期刊一百四十八种共计三千八百一十七册。与“亚研目录”对比调查,便会发现日、美图书馆所藏一百五十种满铁期刊中有九十种期刊吉林省社会科学院满铁资料馆已经收藏,可见满铁期刊资料不仅种类、数量较多,存世也较为广泛。

 

 

近代日本对华调查资料的整理研究是时代发展的新课题,一直得到国家的高度重视

 

一九五六年,国家科学规划委员会把“满铁资料整理与研究”作为社会科学发展规划项目,吉林省社会科学院解学诗(担任组长)与吉林大学苏崇民两位先生共同承担了这一课题,并完成了一百三十万字的书稿,油印了一至五卷,后因“文革”出版未果。到一九七二年满铁资料的整理和研究工作重新恢复,至一九八七年出版了共计八卷本的《满铁史资料》,全书一千万字,全面开启了日本对华调查研究,研究的核心力量主要集中于吉林省社会科学院。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吉林省社会科学院满铁资料馆正式建立,收藏满铁资料总计三万余册,大幅图示近三千幅,编辑出版了三卷《满铁资料馆馆藏数据目录》、两卷《满铁调查报告目录》、三卷《满铁调查期刊载文目录》。二〇一六年,吉林省社会科学院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共同主导成立了满铁研究中心,这是国内首个专门从事满铁研究的实体机构,在满铁资料抢救、整理、研究方面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相继出版了几百卷日本对华调查资料。

 

做好日本对华调查资料的整理和研究工作,是时代发展的新课题。首先,近代日本对华调查资料的整理与研究,是研究日本侵华史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近代中日关系史和中国东北地方史研究中占有特殊重要地位。日俄战争后,满铁成立的最终使命就是发挥“国策会社”作用,其在中国东北各项活动的本身就是一部侵华史。“九一八”事变前,满铁是近代日本推行大陆扩张政策的中枢机构,“九一八”事变后,满铁更是凭借其雄厚的实力以及在中国东北特殊的地位,积极地配合关东军侵略东北,可以说“九一八”事变是关东军与满铁共同作用的结果。从“九一八”事变爆发到日本战败投降,满铁把经营的范围迅速向华北、华东、华南地区扩张,从业人员近四十万人,几乎控制了中国东北、华北的主要经济命脉,包括铁路、水运、煤炭、钢铁、森林、农牧、金融、学校、医院、旅馆等各个领域,并为日本侵华从事大量的“国策调查”和情报搜集,还积极参与日本政府组织的对华移民侵略活动。满铁调查了包括军用地志给水、东北官绅背景、土地制度、社会风俗习惯、地质矿产、水文气象等情报,还为关东军发动侵华战争提供了大量军事运输和后勤保障,并与关东军一起炮制伪满洲国政权,积极配合关东军起草制定伪满洲国初期的各种政策及法规等。此外,满铁在各种经营活动中,还大量使用中国劳工,最多时超过三十万人,甚至在煤矿使用大量战俘劳工,在掠夺中国人力资源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所以,进一步深入做好“满铁资料整理与研究”这一课题,不仅有助于进一步推动日本侵华史研究,同时对深入研究东北沦陷十四年史、近现代中日关系史和远东国际关系史,都将大有裨益。

 

其次,近代日本对华调查资料的整理研究,可以为日本侵华史和中日关系史研究提供重要的历史文献支撑,为东北地区乃至全国的日本侵华史研究提供重要平台。日本战败投降后,满铁大量的侵华档案资料除了部分被焚烧以外,绝大部分留在了中国东北,这些满铁侵华档案资料包括文书档案、往复电报、调查报告、指令、命令等,涉及当时侵华日军的各种机密文件。这些档案资料的整理和研究,为深入挖掘日本侵华罪行提供了一个重要的平台。充分发挥东北地区各档案馆和研究院所收藏的满铁侵华档案资料的特色和优势,进一步做好满铁侵华档案资料的整理和资料库建设,对于推动全国日本侵华史研究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再次,近代日本对华调查资料的整理研究,可以为东北地方史研究提供重要的线索。东北三省是受日本侵略和蹂躏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尤其是“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以在长春炮制的伪满洲国傀儡政权为核心,在加强对吉林、辽宁、黑龙江、内蒙古等地区侵略的同时,将侵略和扩张的矛头指向华北、华东和华南地区,在整个侵华过程中满铁由始至终参与其中。满铁所遗留下的这批卷帙浩繁的侵华档案资料,为深入研究和考察日本对华侵略政策提供了重要的线索。日本侵华档案资料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就受到了党和国家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并多次指示要进一步加强日本侵华档案资料的整理、研究和利用。可以说,满铁侵华档案资料在揭露日本右翼进行翻案的历史谬论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因此,深入挖掘、整理和研究满铁侵华档案资料,无论是从历史还是从现实的角度来说,都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和意义。

 

编者

二〇一九年九月

 

 

近代日本对华调查档案资料丛刊:第三辑 贸易调查(全六十册) - 海交史 - 13
出版说明
 

近代日本为满足侵略与殖民需要,采取个人踏访、官方扶持、设立机构等各类手段,长期、系统地开展对华情报调查,涉及中国的政治、经济、教育、法律、军事、社会、文化、民俗等诸多方面。这类调查活动一直持续到日本战败,留下了卷帙浩繁的见闻录、调查报告、统计资料、研究专著等原始文献,客观上为从事晚清民国政治史、经济史、文化史、社会史、地方史及中日关系史的研究者提供了直接或间接的宝贵资料。

 

《近代日本对华调查档案资料丛刊》计划将近代日本对华调查的文献资料系统整理,分辑影印出版。第三辑为贸易调查,收录相关史料九十五种。原始文件封面上多有“秘”或“极秘”字样,内部发行,较为稀见,目的在于为日本的战争侵略提供基础经济情报。从调查机构看,以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以下简称满铁)下设诸调查部门(如调查课、经济调查会、上海事务所调查室、“北支”经济调查所等)为主,此外,还包括伪满洲国财政部、经济部、大连税关等伪政权政府部门,以及日本商工会议所等机构团体;从资料类型看,以全国以及东北、华北、华中、华东、华南、西南以及台湾等地区的贸易统计年报、季报、月报以及贸易实态调查等为主;从资料内容看,涉及中国国内贸易统计与港口贸易统计、进出口商品贸易统计(如动物毛皮、水产品、豆类、药材、香料、木材、茶、烟草、矿石、金属、染料、燃料等)、进出口税额及税率统计以及船舶出入统计等多项重要经济指标和贸易数据。

 

关于本书的编辑出版,有以下几点说明:

 

一、本次出版的资料均为旧日文书写,区别于当前日本文字用法。本书在编制目录时悉依当前用法进行录入,并对同一文字的不同写法进行了统一。为准确反映文献原貌,目录照录原文,故存在“支那”“满洲国”等表述,此乃资料原件存在的问题,不代表编者及出版者立场。

 

二、原始文件存在缺页、残页、页面字迹漫漶不清等情况,虽尽力查找补配,并对页面不清处进行了技术处理,但仍未尽完美,敬请读者谅解。

 

三、满铁及相关机构的调查活动在日本对华侵略过程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始终服务于日本政府及军方的战争殖民与经济掠夺需要,带有强烈的情报支援性质和政治倾向,望读者在利用资料的过程中加以辨识。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


 

近代日本对华调查档案资料丛刊:第三辑 贸易调查(全六十册) - 海交史 - 14
目录
 

第一冊

昭和十三年(一九三八)支那外国貿易統計年報(第一巻 全支那)……(1)

第二冊

昭和十三年(一九三八)支那外国貿易統計年報(第二巻 北支那)……(1)

第三冊

昭和十三年(一九三八)支那外国貿易統計年報(第三巻 中支那)……(1)

第四冊

昭和十三年(一九三八)支那外国貿易統計年報(第四巻 南支那)……(1)

第五冊

昭和十四年(一九三九)支那外国貿易統計季報(第一季 一月—三月)……(1)

昭和十四年(一九三九)支那外国貿易統計季報(第二季 一月—六月)……(93)

昭和十四年(一九三九)支那外国貿易統計季報(第三季 一月—九月)……(191)

中華民国及満州国貿易統計表(昭和十二年度)……(289)

第六冊

大東亜共栄圏綜合貿易年表(世界各国ブロック別)(三 中華民国総覧)……(1)

第七冊

大正六年北支那貿易年報(附録 全支那、上海、漢口及広東貿易、其他)……(1)

大正七年北支那貿易年報(附録 全支那、上海、漢口及広東貿易、其他)……(319)

第八冊

大正八年北支那貿易年報(上編 満州)……(1)

大正八年北支那貿易年報(下編 直隷省、山東省及間島地方)(附録 全支那、上海、漢口及広東貿易)……(125)

大正九年北支那貿易年報(上編 満州)(附録 重要特産別表)……(319)

第九冊

大正九年北支那貿易年報(下編 直隷省、山東省及間島地方)(附録 全支那、上海、漢口及広東貿易)……(1)

大正十年北支那貿易年報(上編 満州)……(373)

第十冊

大正十年北支那貿易年報(下編 直隷省、山東省及間島地方)(附録 全支那、上海、漢口及広東貿易)……(1)

大正十一年北支那貿易年報(上編 満州)……(325)

第十一冊

大正十一年北支那貿易年報(下編 直隷省及山東省)(附録 全支那、上海、漢口及広東貿易)……(1)

大正十二年北支那貿易年報(上編 満州)……(233)

大正十二年北支那貿易年報(下編 直隷省、山東省及間島地方)(附録 全支那、上海、漢口及広東貿易)……(399)

第十二冊

大正十三年北支那貿易年報(上編 満州)……(1)

大正十三年北支那貿易年報(下編 直隷省、山東省及間島地方)(附録 全支那、上海、漢口及広東貿易)……(169)

大正十四年北支那貿易年報(上編 満州)……(433)

第十三冊

大正十四年北支那貿易年報(下編 直隷省、山東省及間島地方)(附録 全支那、上海、漢口及広東貿易)……(1)

昭和元年北支那貿易年報(上編 満州)……(269)

第十四冊

昭和元年北支那貿易年報(下編 直隷省、山東省及間島地方)(附録 全支那、上海、漢口及広東貿易)……(1)

昭和二年北支那貿易年報(上編 満州)……(271)

昭和二年北支那貿易年報(下編 直隷省、山東省及間島地方)(附録 全支那、上海、漢口及広東貿易)……(499)

第十五冊

昭和三年北支那貿易年報(上編 満州)……(1)

昭和三年北支那貿易年報(下編 直隷省、山東省及間島地方)(附録 全支那、上海、漢口及広東貿易)……(225)

第十六冊

昭和四年北支那貿易年報(上編 満州)……(1)

昭和四年北支那貿易年報(下編 河北省、山東省及愛琿)(附録 全支那、上海、漢口及広東貿易)……(227)

昭和六年満州貿易年報……(475)

第十七冊

昭和八年(一九三三)北支那外国貿易統計年報(天津、青島、芝罘、秦皇島、龍口、威海衛)……(1)

第十八冊

昭和十四年(一九三九)北支那外国貿易統計年報(秦皇島、天津、龍口、威海衛、芝罘、青島)……(1)

北支主要畜産物輸出入統計表(昭和十四年四月)……(583)

第十九冊

自一九一二年至一九一九年満蒙貿易統計総覧……(1)

大正十三年満州貿易詳細統計(前編 大連港)……(381)

第二十冊

大正十三年満州貿易詳細統計(後編 牛荘、安東及哈爾濱)……(1)

大正十四年満州貿易詳細統計(大連港、牛荘港、安東港及哈爾濱管区)(一)……(347)

第二十一冊

大正十四年満州貿易詳細統計(大連港、牛荘港、安東港及哈爾濱管区)(二)……(1)

昭和元年満州貿易詳細統計(大連港、牛荘港、安東港及哈爾濱管区)(一)……(255)

第二十二冊

昭和元年満州貿易詳細統計(大連港、牛荘港、安東港及哈爾濱管区)(二)……(2)

第二十三冊

昭和二年満州貿易詳細統計(大連港、牛荘港、安東港及哈爾濱管区)……(1)

第二十四冊

昭和三年満州貿易詳細統計(大連港、牛荘港、安東港、哈爾濱管区)……(1)

第二十五冊

昭和四年満州貿易詳細統計(大連港、牛荘港、安東港、哈爾濱管区)……(1)

第二十六冊

昭和五年満州貿易詳細統計(大連港、牛荘港、安東港、哈爾濱海関管区)……(1)

第二十七冊

昭和六年満州貿易詳細統計(南満州、北満州及東満州)……(1)

第二十八冊

昭和十一年(一九三六)満州国外国貿易詳細統計(一)……(1)

第二十九冊

昭和十一年(一九三六)満州国外国貿易詳細統計(二)……(2)

第三十冊

昭和十二年(一九三七)満州国外国貿易詳細統計……(1)

第三十一冊

昭和十三年(一九三八)満州国外国貿易詳細統計(一)……(1)

第三十二冊

昭和十三年(一九三八)満州国外国貿易詳細統計(二)……(1)

昭和十五年(一九四〇)満州国外国貿易詳細統計速報……(469)

第三十三冊

満州国課税輸入品詳細統計(康徳元、二年度)……(1)

第三十四冊

満州国輸出品詳細統計(康徳元、二年度)……(1)

貿易実態調査表(康徳四年度現在)(一 商品之部)……(73)

第三十五冊

貿易実態調査表(康徳四年度現在)(二 業態之部)……(1)

第三十六冊

大同元年満州国外国貿易統計年報……(1)

大同二年満州国外国貿易統計年報……(317)

第三十七冊

康徳元年満州国外国貿易統計年報(各国別輸出入品表)……(1)

康徳二年満州国外国貿易統計年報(上篇)……(211)

第三十八冊

康徳二年満州国外国貿易統計年報(下篇)……(1)

康徳三年満州国外国貿易統計年報(上篇)……(219)

第三十九冊

康徳三年満州国外国貿易統計年報(下篇)……(1)

康徳四年満州国外国貿易統計年報(上篇)……(227)

第四十冊

康徳五年満州国外国貿易統計年報(上篇)……(1)

康徳五年満州国外国貿易統計年報(下篇)(一)……(285)

第四十一冊

康徳五年満州国外国貿易統計年報(下篇)(二)……(1)

康徳六年満州国外国貿易統計年報(上篇)……(311)

第四十二冊

康徳六年満州国外国貿易統計年報(下篇)……(1)

第四十三冊

康徳七年満州国外国貿易統計年報(下篇)……(1)

第四十四冊

康徳八年満州国外国貿易統計年報(上篇)……(1)

満州国外国貿易統計月報(康徳七年一月)……(265)

満州国外国貿易統計月報(康徳七年三月)……(395)

第四十五冊

満州国外国貿易統計月報(康徳七年四月)……(1)

満州国外国貿易統計月報(康徳七年五月)……(137)

満州国外国貿易統計月報(康徳七年七月)……(273)

満州国外国貿易統計月報(康徳十年一月)……(407)

第四十六冊

満州国外国貿易統計月報(康徳十年二月)……(1)

満州国外国貿易統計月報(康徳十年三月)……(123)

満州国外国貿易統計月報(康徳十年四月)……(247)

満州国外国貿易統計月報(康徳十年五月)……(371)

第四十七冊

満州国外国貿易統計月報(康徳十年六月)……(1)

満州国外国貿易統計月報(康徳十年七月)……(125)

満州国外国貿易統計月報(康徳十年八月)……(249)

満州国外国貿易統計月報(康徳十年九月)……(373)

第四十八冊

満州国外国貿易統計月報(康徳十年十月)……(1)

満州国外国貿易統計月報(康徳十年十一月)……(125)

満州国外国貿易統計概報(康徳十一年九月)……(249)

満州国外国貿易統計概報(康徳十一年十月)……(261)

自大正十年至大正十二年南満州三港仲継貿易……(271)

昭和八年度営口港貿易統計表……(435)

第四十九冊

昭和十年関東州貿易統計……(1)

満州ニ於ケル各国商勢統計(前編)(一)……(335)

第五十冊

満州ニ於ケル各国商勢統計(前編)(二)……(2)

第五十一冊

昭和十五年五月日満関支貿易統計資料(三 満州国之部)……(1)

満州国対日本貿易詳細統計(昭和十一年)……(49)

第五十二冊

昭和十一年至十四年度満州支那対仏印貿易統計表……(1)

満州国対南洋貿易統計概表(昭和十三年六月)……(49)

満州国対南洋貿易統計表(昭和十七年十一月)……(73)

昭和十一年(一九三六)中南支那外国貿易詳細統計(第一編 中支那ノ部)(一)……(99)

第五十三冊

昭和十一年(一九三六)中南支那外国貿易詳細統計(第一編 中支那ノ部)(二)……(1)

第五十四冊

昭和十一年(一九三六)中南支那外国貿易詳細統計(第二編 南支那ノ部)(一)……(1)

第五十五冊

昭和十一年(一九三六)中南支那外国貿易詳細統計(第二編 南支那ノ部)(二)……(2)

昭和十一年(一九三六)中南支那外国貿易統計年報(上海、南京、漢口、福州、厦門、汕頭、九龍、広東)(一)……(481)

第五十六冊

昭和十一年(一九三六)中南支那外国貿易統計年報(上海、南京、漢口、福州、厦門、汕頭、九龍、広東)(二)……(1)

第五十七冊

昭和十四年(一九三九)中支那外国貿易統計年報(一)……(1)

第五十八冊

昭和十四年(一九三九)中支那外国貿易統計年報(二)……(2)

上海転口貿易統計半年報(昭和十六年下半期)……(271)

第五十九冊

昭和十四年(一九三九)南支那外国貿易統計年報(一)……(1)

第六十冊

昭和十四年(一九三九)南支那外国貿易統計年報(二)……(2)

一九三六年香港対英貿易統計(昭和十三年十一月)……(227)

昭和十年自一月至三月累計台湾対南支、南洋貿易表……(305)

昭和十一年分台湾対南支、南洋貿易表(附中支、北支、満州国、関東州)……(349)

昭和十二年自一月至六月累計台湾対南支、南洋貿易表(附中支、北支、満州国、関東州)……(393)

昭和十二年自一月至九月累計台湾対南支、南洋貿易表(附中支、北支、満州国、関東州)……(437)

昭和十五年(一月—九月)台湾対満関支貿易期表……(481)

 


 

近代日本对华调查档案资料丛刊:第三辑 贸易调查(全六十册) - 海交史 - 15
相关推荐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藏“满铁剪报”类编:第一、二辑(全二百册,另总目六册)

 

东亚同文书院中国调查手稿丛刊(全二百册)

 

东亚同文书院中国调查手稿丛刊续编(全二百五十册)

 

建川博物馆藏侵华日军日记(全五册)

      

建川博物馆藏侵华日军家书(全八册)

 

近代日本对华调查档案资料丛刊:第一辑满铁调查月报(全一百册)

 

 

近代日本对华调查档案资料丛刊:第三辑 贸易调查(全六十册) - 海交史 - 16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

                       
最后编辑:
作者:马光(采编)
捐 赠网站维护不易,欢迎打赏^_^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