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古代史 > Henry Serruys司律思神父蒙元史论著译文目录
2020
10-20

Henry Serruys司律思神父蒙元史论著译文目录

司律思神父论著译文目录

特木勒、张军编译整理

司律思神父(Henry Serruys,1911-1983)是圣母圣心会(C.I.C.M)众多杰出的学者型传教士之一,也是20世纪最重要的蒙古史专家之一。他长期致力于明代蒙古史、明蒙关系史和近代蒙古史研究,极为勤奋且著述宏富,在这些领域做出重大贡献,成为迄今为止西文著述的明代蒙古史研究的最重量级的学者。他的大部分论文发表在《华裔学志》和《美国东方学会杂志》,《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学报》和《中亚杂志》等期刊,也有少量散见于其他西文期刊。为庆祝他65岁寿辰,《华裔学志》在1977年发表了他的论著目录 《迄至1977年的司律思论著目录》(A List of Publications of Henry Serruys up to 1977)。从1977年到1983年司律思神父去世的几年中,他仍有多篇论文发表。1983年司律思神父在美国北维州阿灵顿仙逝,法国的欧法蘭(Françoise Aubin)教授和司律思神父之弟司礼义(Paul L-M. Serruys)教授在《华裔学志》发表长篇纪念文章《怀念圣母圣心会的汉学家、蒙古学家,学者司律思神父》,在文章的末尾,她将《华裔学志》1977年的目录未及收录的和他在1977年以后发表的文章目录全部辑录出来,与1977年的目录恰好构成一篇比较完整的论著目录。1986年欧法蘭教授主持的期刊《蒙古与西伯利亚研究》第16辑刊发了多篇司律思神父的遗稿,这一辑几乎成为司律思神父的论文集。直到1990年,司礼义神父代其兄整理遗稿,在《华裔学志》又发表了一篇文章。实际上司律思神父确有论文选集在它身后问世,这就是欧法兰教授编辑的《蒙古人与明代中国:礼俗与历史》,1987年在伦敦出版,该书收录了他的8篇论文。

2004-2005年,笔者作为客旅阁研究员(Kluge Fellow)在美国国会图书馆做客座研究,当时有幸访问了司律思神父的故居,位于波托马克河对岸的北维州阿灵顿的宣教之林(Missionhurst)。笔者得知,1983年司神父去世以后,他的所有手稿、信件和已经出版的论著等遗物都被运回比利时,收藏于南怀仁研究中心的图书馆。[1]该中心也为他的未刊和已刊论著和书信等编制了一份目录。2010年杭州师范大学南鸿雁教授访问鲁汶大学,复制并带回这份目录。

我们注意到,在1960年以后的半个世纪中,司律思神父的多篇论文和至少一部著作已被译为汉文,相继在中国大陆和台湾发表或出版。本目录综合《华裔学志》所刊1977年的目录、欧法蘭和司礼义教授编制的目录和南怀仁研究中心的目录为基础,翻译全文,并在相关条目之下,列入欧法兰所编论文集,并尽可能全面列入所知的已经出版或发表的汉译文或汉译本的信息。这对于蒙古史学界全面了解更多司律思神父的研究成果一定是有裨益的。由于很多西文期刊不能寓目查核,苦于为见闻所限,错漏之处在所难免,敬请方家指正。

缩略语表:

AOH= Acta Orientalia Academiae Scientiarum Hung.《匈牙利科学院东方学报》

BSOAS=Bulletin of the School of Oriental and Asiatic Studies,《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学报》

CAJ= Central Asiatic Journal,《中亚杂志》

CMR=The Canada-Mongolia Review《加拿大蒙古评论》

EM= Etudes mongoles《蒙古研究》

HJAS=Harvard Journal of Asiatic Studies《哈佛亚洲学志》

JAS=Journal of Asian History,《亚洲历史杂志》

JAOS=Journal of American Oriental Studies,《美国东方学会杂志》

JTS=Journal of Turkish Studies《突厥学志》

MCB= M’elanges chinois et bouddhiques 《汉学与佛学丛刊》

MS=Monumenta Serica, 《华裔学志》

MSB=The Mongolia Society Bullentin,《蒙古学学会会刊》

MSt=Mongolian Studies, 《蒙古学》

NZM=Neue Zeitschrift für Missionswissenschaft《新传教士研究杂志》

OE =Oriens Extremus,《远东研究》

UAJ= Ural-Altaische Jahrbücher 《乌拉尔阿尔泰学年鉴》

ZAS= Zentralasiatische Studien,《中亚研究》

1945

“Pei-lou fong-sou. Les coutumes des esclaves septentrionaux de Siao Ta-heng,”, MS10:117-208.

《<北虏风俗>译序与注释》,载于《华裔学志》第10辑,米济生同名汉译文载于《蒙古史研究参考资料》新编第16、17辑(内蒙古大学蒙古史研究室编,1981年);收录在欧法兰编《蒙古人与明代中国:风俗与历史》(Françoise Aubin ed., The Mongols and Ming China: Customs and History, London : Variorum Reprint, 1987.以下简称《蒙古人与明代中国》)。

1954

“The Dates of the Mongolian Documents in the Hua-i i-yü,” HJAS 17:419-427.

《<华夷译语>几份蒙古文文献的产生年代》,载于《哈佛亚洲学志》第17辑,第419-427页。

1955

Sino-Jürčed Relations during the Yung-lo Period (1403-1424). Gottinger Asiatische Forschungen,Bd,4.wiesbaden.

《永乐时期明朝与女真的关系》,载于《哥廷根亚洲研究》第四辑;金宝丽同名汉译文载于达力扎布主编《中国边疆民族研究》第3辑,第366-373页。

1956

“Notes on a Few Mongolian Rulers of 15th Century,” JAOS 76:82-90.

《十五世纪的几个蒙古统治者》,载于《美国东方学会杂志》,第76辑,第82-90页。

“The Location of T’a-t’a,‘Plain of the Tower’,”HJAS 19:52-66.

《塔滩之地小考》,载于《哈佛亚洲学志》第19辑,第52-66页。按,《华裔学志》1977年目录原文拼写有误,原文为“The Location of T’a-t’an”。

1957

“Remains of Mongol Customs during the Early Ming,”MS 16:137-190.

《明初蒙古习俗的遗存》,载于《华裔学志》第16辑,第137-190页;方达汉译文《明朝初年在中国的蒙古风俗残余》载于《蒙古史研究参考资料》第22辑(内蒙古大学历史系蒙古史研究室编印,1965年);朱丽文汉译文《明初蒙古习俗的遗存》载于《食货月刊》(台北)第5卷第4期(1975);英文原文收录于《蒙古人与明代中国》。

1958

Genealogical Tables of the Descendants of Dayan-qan.“Central Asiatic Studies”vol.3,‘S-Gravenhage: Mouton, 1959.

《达延汗后裔世系表笺证》,载于《中亚研究》丛书第三种(荷兰海牙)。余大钧同名汉译文,见内蒙古大学蒙古史研究室编《蒙古史研究参考资料》新编第16、17辑,呼和浩特,1981年。

“Some Types of Names Adopted by the Mongols during the Yüan and the Early Ming Periods,” MS 17:353-360.

《元代和明初的几类蒙古人名》,载于《华裔学志》第17辑,第353-360页;唐莉同名汉译文载于达力扎布主编《中国边疆民族研究》第四辑,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11年。

“Notes on a Chinese Inion of 1606 in a Lamaist Temple in Mai-ta-chao, suiyuan,” JAOS 78:101-113.

《绥远美岱召1606年汉文碑刻札记》,载于《美国东方学会杂志》第78辑,第101-113页。

“A Note on Arrows and Oaths among the Mongols,” JAOS 78: 279-294.

《蒙古人的箭和盟誓》,载于《美国东方学会杂志》第78辑,第279-294页;收录于《蒙古人与明代中国》,

1959

Review: N. P. Shastina, Russko-Mongol ‘skie posol ‘skie otnoieniya xvii veka, (Russo-Mongol diplomatic relations during the 17th century) , MS 18: 501-504.

《评N.P.沙斯季娜<17世纪俄蒙通史关系>》,载于《华裔学志》第18辑,第501-504页。

The Mongols in China during the Hung-wu Period, 1368-1398. MCB, vol.11. Brussels.

《洪武时期明朝境内的蒙古人》,载于《汉学与佛学丛刊》第11种(布鲁塞尔)王苗苗汉译其中第二章,载于达力扎布主编《中国边疆民族研究》第三辑。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10年。王倩倩译其中第三章,载于达力扎布主编《中国边疆民族研究》第五辑,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11年。

“Chinese in southern Mongolia during the sixteenth Century,” MS 18:1-95.

《十六世纪漠南蒙古的汉人》,载于《华裔学志》第18辑,第1-95页.

“Were the Ming against the Mongols’ settling in North China?”OE 6:131-159.

《明朝反对蒙古人在华北定居吗?》,载于《远东学报》第六期,131-159页。

“A Mongol Settlement in North China at the End of the 16th Century,” CAJ 4:237-278.

《十六世纪末华北地区的一个蒙古人群体》,载于《中亚杂志》第四辑,第237-278页。

Review: R. J. Miller, Monasteries and Culture Change in Inner Mongolia,Wiesbaden, 1959, in JAOS 79: 303-306.

《评R.J. 米勒<内蒙古的寺院和文化的变迁>》,载于《美国东方学会杂志》第79辑第期,第303-306页。

Review: B.Rintchen,Les Matériaux pour I’Etude du Chamanisme Mongol,I: Sources littéraires,Wiesbaden 1959, JAOS 79: 550-555.

《评B.仁钦<蒙古萨满教研究(一)文献研究>》,载于《美国东方学会杂志》第79辑第4期(1959),第550-555页。

Review: Filologiya i istoriya Mongol’skikh narodob: Pamyati Akademika Borisa Yakovlevica Vladimirtsova, MS 18: 504-507.

《评<蒙古族的语文学与历史:符拉基米尔佐夫院士纪念文集>》,载于《华裔学志》第18辑,第504-507页。

1960

“Ta-tu,Tai-tu,Dayidu,” Chinese Culture 2,4:73-96.

《大都》,载于《中国文化》第二辑第4期,第73-79页。

“Four Documents Relating to the Sino-Mongol Peace of 1570-1571,”MS 19:1-66.

《有关1570-1571年明蒙和议的四份文献》,载于《华裔学志》第19辑,第1-66页。

1961

“The Mongols of Kansu during the Ming,” MCB,vol.10.(1955)(published in 1961):215-346.

《明代甘肃的蒙古人》,载于《汉学与佛学丛刊》第10册(1955)(1961年出版),第215-346页。

“Mongols Ennobled during the Early Ming ,”HJAS 22(1959)(published in 1961):209-260

《明初封爵的蒙古人》,载于《哈佛亚洲学志》第22辑(1959)(1961年出版)第209-260页。方达同名汉译文载于内蒙古大学历史系蒙古史研究室编《蒙古史研究参考资料》第10辑,呼和浩特,1964年。

“Foreigners in the Metropolitan Police during the 15th Century,” OE 8:59-83.

《十五世纪明朝锦衣卫中的达官》,载于《远东学报》第八辑,第59-83页;欧法兰编《蒙古人与明代中国》收录。

1962

“Three Mongol Documents from 1635 in the Russian Archives,” CAJ 7:1-41.

《俄罗斯档案中三篇1635年的蒙古文书》,载于《中亚杂志》第七辑,第1-41页。

“Mongol Altan:‘Gold’=‘Imperial’,”MS 21:357-378.

《蒙古语“黄金”与“皇家”》,载于《华裔学志》第21辑,第357-378页。

Review: Herbert F. Schurmann, The Mongols of Afghanistan, MS 21: 432-435.

《评H.F.舒尔曼<阿富汗的蒙古人>》,载于《华裔学志》第21辑,第432-435页。

1963

“Early Mongols and the Catholic Church,”NZM 19:161-169.

《早期蒙古人与天主教会》,载于《新传教士研究杂志》第19辑,第161-169页。

“Early Lamaism in Mongolia,”OE 10:181-216.

《早期的蒙古喇嘛教》,载于《远东学报》第10辑,第181-216页。

“A Note on the‘wild Mekrid’,”MS 22:434-445.

《野乜克力史札记》,载于《华裔学志》第22辑,第434-445页。

1965

Review: Istoriya DŽungarskoko Xanstva (History of the DŽungar Empire) by I. Y. Zlatkin, JAOS 85,2:224-227.

《评I.Y.兹拉特金<准噶尔汗国史>》,载于《美国东方学会杂志》第85辑第2期,第224-227页。按,《华裔学志》1977年目录原文遗漏此条。

Review: Kuo-yi Pao, Studies on the Secret History of the Mongols, MS 24: 477-480.

《评鲍国义<元朝秘史研究>》,载于《华裔学志》第24辑,第477-480页。

Walther Heissig, Die Familien- und Kirchengeschichtsschreibung der Mongolen, Teil II, 1: Vier Chroniken des 19. Jahrhunderts in Facsimilia mit einer Einleitung und Namenregister, MS 24: 480-482.

《评W.海西希<蒙古家庭和寺庙历史编纂学>第二辑:19世纪编年史的影印本以及绪论和人名索引》,载于《华裔学志》第24辑,第480-482页。

1966

“Mongol Tribute Missions of the Ming Period,”CAJ 11:1-83.

《明代蒙古朝贡使团》,载于《中亚杂志》第11辑,赵鑫华同名汉译文载于达力扎布主编《中国边疆民族研究》第三辑,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10年。

Review: Magadbuerin Haltod, Mongolische Ortsnamen aus mongolischen Manuskript-Karten,Wiesbaden 1966, MS 25: 454-460.

《评M.哈尔托德<一份手绘地图上的蒙古地名>》,载于《华裔学志》第25辑(1966),第454-460页。

1967

Sino-Mongol Relations during the Ming II, The Tribute system and Diplomatic Missions (1400-1600). MCB, vol.14.

《明蒙关系史(二),朝贡制度与外交使团(1400-1600)》,载于《汉学与佛学丛刊》第14辑。

“Additional Note on the Origin of Lamaism in Mongolia,”OE 13(1966)(published in 1967):165-173.

《蒙古喇嘛教起源考补》,载于《远东学报》第13辑(1966)(1967年出版),第165-173页。

1968

“Landgrants to the Mongols in China :1400-1460,”MS 25(1966)(published in 1968):394-405.

《1400-1460年明朝政府给予蒙古人的封地》,载于《华裔学志》第25辑(1968年出版),第394-405页。瞿大风汉译文《明朝政府给予蒙古人的封地》,载于《蒙古学情报与资料》,1990年第3期第13-17页。欧法兰编《蒙古人与明代中国》收录。

Review: S. Nattsagdorji, The Introduction of Buddhism into Mongolia, The Mongolia Society Bulletin VII1(1968),pp.1-12,in MSB VII(1968),pp.62-65.

《评S.那楚克道尔吉<佛教之传入蒙古>》,载于《蒙古学学会学刊》第7辑(1968),第62-65页。

1969

“Two Loan-words in Fifteenth Century Chinese,”MS 26 (1967)(published in 1969):89-96.

《十五世纪汉语中的两个借词》,载于《华裔学志》第26辑(1967)(1969年出版),第89-96页。

“Remarks on the Introduction of Lamaism into Mongolia,”MSB 7(1968)(published in 1969):62-65.

《关于喇嘛教传入蒙古的注记》,载于《蒙古学学会学刊》第7辑(1968)(1969年出版),第62-65页。

“Ho-po,ho-pao‘pouch’=Turkic qap,xap,”OE 15(1968)(published in 1969):135-148.

《荷包(烟袋)和突厥语qap,xap》载于《远东学报》第15辑(1968 )(1969年出版),第135-148页。

1970

“The Mongols in China:1400-1450,”MS 27(1968)(published in 1970):233-350.

《十五世纪前半期明朝境内的蒙古人》,载于《华裔学志》第27辑(1968)(1970年出版),第233-350页。欧法兰编《蒙古人与明代中国》收录。

“Uighur čigši-Mongol čigčin,”MS 27:381-384.

《畏兀儿语čigši与蒙古语čigčin》,载于《华裔学志》第27辑,第381-384页。

“A Mongol Prayer to the Spirit of Činggis-qan’s Flag,”MSt, Budapest 1970:527-535.

《一份关于成吉思汗纛旗的祷文》,载于1970年的《蒙古学》(布达佩斯),527-535页。

“A Field Trip to Ordos: The Cult of Chinggis-qan,the Darqad,and related subjects: a Newspaper Report from 1936,”MSB 9,1:39-54.

《鄂尔多斯行纪:成吉思汗陵、达尔扈特及相关问题——1936年的一则新闻报道》,载于《蒙古学学会会刊》第9辑,第1版,第39-54页。按,这是连载于《绥远社会日报》1936年4-5月的游记,司律思神父英译以后在《蒙古学学会会刊》发表。

“Offering of the Fox, A Shamanist Text from Ordos,”ZAS 4:311-325.

《狐狸祭,来自鄂尔多斯的一份萨满教文本》,载于《中亚研究》第四辑,311-325页。

1971

“A Mongol Lamaist Prayer: ündüsün bsang ’Incense Offering of Origin’,”MS 28(1969)(Published in 1971):321-418.

《蒙古文佛经<密宗本续论>》,载于《华裔学志》第28辑(1969年,实际出版于1971年),第321-418页。

“A Note on China’s Northern Frontier,”MS 28:442-461.

《中国北部边疆研究札记》,载于《华裔学志》第28辑,第442-461页。

“Yellow Hairs and Red Hats in Mongolia,”CAJ 15(1971-72):131-155.

《蒙古的“黄毛”与“红帽”》,载于《中亚杂志》第15辑(1971-72);薄音湖同名汉译文载于《蒙古学资料与情报》1986年第1期,第8页。

“An Episode on the Sino-Mongolian Border,”MSB,10,1:87-93.

《汉蒙边界的一个片段》,载于《蒙古学学会学刊》第10辑,第1版,第87-93页。

“A Receipt from Outer Mongolia from 1907,”AOH 24(1971)(published in 1972):331-335.

《1907年外蒙古的一份收据》,载于《匈牙利科学院东方学报》第24期(1971 )(1972年出版),第331-335页。

“In Memoriam Fr. Anthony Mostaert(August 10, 1881 – June 2, 1971) ,” MSB 10:2-3.

《纪念田清波神父》,载于《蒙古学学会会刊》第10辑,第2-3页。

“Siülengge ~Šülengge,”JAOS 92:92-95.

《收令哥考》,载于《美国东方学会杂志》第92辑,第92-95页。

“Two Mongol Letters,”ZAS 5(1971)(published in 1972):95-104.

《两封蒙古文书信》,载于《中亚研究》第5辑(1971)(1972年出版),第95-104页。

“Two Didactic Poems from Ordos,”ZAS 6:425-483.

《两首鄂尔多斯的说教诗》,载于《中亚研究》第6辑,第425-483页。

“The Mongol word pair Qarayiqu-Barayiqu”, CAJ 16:119-124.

《关于蒙古语复合词“Qarayiqu-Barayiqu”》,载于《中亚杂志》第16辑,第119-124页。按,“Qarayiqu-Barayiqu”意谓“罚没牲畜”。

1972

“A Manu Version of the Legend of the Mongol Ancestry of the Yung-lo Emperor,”The Mongolia Society Occasional Papers,Analecta Mongolica 1972:19-61

《关于永乐皇帝生母传说的一份手稿》,载于《美国蒙古学学会不定期论文集》,1972年,第19-61页。

“Oaths in the Qalqa Jirüm,”OE 19:131-141.

《<喀尔喀三部大律>中的盟誓》,载于《远东学报》第19辑,第131-141页。牛小燕译《喀尔喀法规中的誓约》,载于《卫拉特研究》,2005年第4期。欧法兰编《蒙古人与明代中国》收录。

Reviews:John G. Hangin, A Concise English-Mongolian Dictionary. in Slavic Review 31:3(september):741-742.

《评J.H.贡布扎布的<简明英蒙字典>》,载于《斯拉夫评论》第31辑第3期,第741-742页。

E.Haenich:Zum Untergang zweier Reiche: Berichte von Augenzeugen aus den Jahren 1232-33 und 1368-70. JAOS 92:555-556.

《评E.海尼士〈两个王朝的灭亡:1232-33年间和1368-70年间目击者的报告〉》,载于《美国东方学会杂志》第92卷第4号,第555-556页。

“New items from Inner Mongolia in the Sui-yüan she-hui jih-pao (April-May 1936),” MSB 10/2: 52-63.

《内蒙古<绥远社会日报>1936年4-5月刊登的几则报道》,载于《蒙古学学会会刊》第10辑第2期,第53-63页。

1973

Reviews: G. Kara: Chants d’un barde mongol. MS 29(1970-71)(published in 1973)MS 29:784-798

《评G.卡拉〈蒙古游吟诗唱〉》,载于《华裔学志》第29辑(1970-1971),第784-798页。

W. Heissig ,ed.:Mongoleireise zur spaeten Goethezeit. Berichte und Bilder des J.Rehmann und A.Theselff von der russischen Gesandschafts-reise 1805-06, JAOS 93:648-649.

《评W.海西希〈歌德后期的蒙古之旅:1805-06年俄国使团之J.里曼和A.特思列夫的报告和图片〉》,载于《美国东方学会杂志》第93期第4号,第648-649页。

1974

Kumiss Ceremonies and Horse Races, Three Mongolian Texts. Asiatische Forschungen, Bd.37,Wiesbaden.

《酸马奶盛会和赛马:三个蒙古文文本》,载于《亚洲研究丛书》第37种(威斯巴登)。

“Four Manuals for Marriage Ceremonies among the Mongols ,”part 1,ZAS 8:247-331.

《四份蒙古婚礼的礼仪书(一)》,载于《中亚研究》第8辑,第247-331页。

“A Mongol Horoscope of the Year 1914,”CAJ 18:175-179.

《1914年的蒙古星象》,载于《中亚杂志》第18辑,第175-179页。

“A Socio-Political Document from Ordos: The Dürim of Otoγ from 1923”MS 30 (1972-73)(published in 1974):526-621.

《鄂尔多斯一份有关社会政治的文献:1923年鄂托克旗的规章》,载于《华裔学志》第30辑(1972-73年)(1974年出版),第526-621页。

“The Mongol Term čigčin/šigčin,”MS 30:622-631

《蒙古语词汇čigčin和šigčin》,载于《华裔学志》第30辑,第622-631页。

Reviews: W.Heissig: Geschichte der Mongolischen Literatur. MS 30:656-669

《评W.海西希的<蒙古文学史>》,载于《华裔学志》第30辑,第656-669页。

Review: John Gombojab Hangin:Koke Sudur(The Blue Chronicle):A Study of the first Mongolian Historical Novel by Injannasi. MS 30:669-672

《评J. H.贡布扎布<青史演义,尹湛纳希所著首部蒙古历史小说研究>》,载于《华裔学志》第30辑,第669-672页。

1975

“Mongol‘Qoriγ’:Reservation,”MSt 1974(published in 1975):76-91.

《蒙古语Qoriγ:大禁地》,载于1974年《蒙古学》(1975年出版),第76-91页。

“Two Mongolian Documents,” HJAS 34(1974)(published in 1975):187-191.

《两篇蒙古文书》,载于《哈佛亚洲学志》第34辑(1974)(1975年出版),第187-191页。

“Hsiao-ssu :seüse: a Chinese loan word in Mongol,”AOH. 28(1974)(published in 1975):319-325.

《小厮seüse,蒙古语中的一个汉语借词》,载于《匈牙利科学院东方学报》第28辑(1974)(1975年出版),第319-325页。

“Four Manuals for Marriage Ceremonies among the Mongols,” part 2 ,ZAS 9:275-360.

《四份蒙古婚礼的礼仪书(二)》,载于《中亚研究》第9辑,第275-360页。

“A Catalogue of Mongol Manus from Ordos,”JAOS 95:191-208.

《鄂尔多斯蒙古文抄本目录》,载于《美国东方学会杂志》第95辑,第191-208页。云慧群汉译文《田清波从鄂尔多斯获得的蒙文抄本目录》,载于《蒙古学信息》1988年第1期。

“Sino-Mongol Trade during the Ming”, JAS 9 ,1:34-56

《明代的汉蒙贸易》,载于《亚洲历史学报》第9辑第1期,第34-56页。达力扎布同名汉译文载于《明代的汉蒙贸易》,载于《蒙古学信息》1994年第1期。

“Two Remarkable Women in Mongolia: The Third Lady Erketü Qatun and Dayicing-Beyiji,” Asia Major 19,2:191-245.

《两个杰出的蒙古女人三娘子和大成妣吉》,载于《大亚洲》第19辑第2期,第191-245页;收录于《蒙古人与明代中国》。

“A Document from 1904 dismissing an Ordos Prince from Office,” CAJ 19:206-219.

《关于1904年某鄂尔多斯王公被驱逐出王府的一份档案》,载于《中亚杂志》第19辑,第206-219页。

“The Seven Jewels in Mongol Literature,” MSt 1975:133-140.

《蒙古文学的七颗明珠》,载于1975年《蒙古学》,第133-140页。

1976

Sino-Mongol Relations during the Ming Ⅲ,Trade Relations: The Horse Fairs(1400-1600).MCB,vol.17.

《明蒙关系史(三):马市贸易(1400-1600)》,载于《汉学与佛学丛刊》第17辑。王苗苗汉译本《贸易关系:马市,1400-1600》,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11年。

“Jünggen, a Title of Mongol Princesses,” UAJ 47(1975)(published in 1976):177-185.

《蒙古皇后之号Jünggen》,载于《乌拉尔-阿尔泰学年鉴》第47辑(1975),第177-185页。薄音湖汉译文《钟根——蒙古王妃的一种称号》,载于《蒙古学资料与情报》1985年第3、4期合刊,第20-24页。

“Andrew Li, Chinese priest, 1692(1693?)-1774,”part1, NZM 32:39-55.

《中国神父李安德》(一),载于《新传教士研究杂志》第32辑,第39-55页。

“Andrew Li, Chinese priest, 1692(1693?)-1774,”part2, NZM 32:130-144.

《中国神父李安德》(二),载于《新传教士研究杂志》第32辑,第130-144页。

“Question of Thievery,” ZAS 10: 287-309.

《偷盗问题》,载于《中亚研究》第10辑,第287-309页。

“Alta-qaγan”, “Mar-Korgis”, “Qutuγtai”, Carrington Goodrich & Chaoying Fang eds., Dictionary of Ming Biography,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1976. pp.6-9, 1054-1056, 1128-1131.

词条《俺答汗》、《马可古儿吉思》、《切尽黄台吉》,载于富路德、房兆盈主编《明代名人传》第6-9、1054-1056、1128-1131页,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1976年。

“A Collective Letter of Protest by the Mongol Princes of Ordos,1920,” OE XXIII 2(1976),pp.213-224.

《1920年鄂尔多斯蒙古王公的集体抗议书》,载于《远东学报》第23辑第2期(1976),第213-224页。

“Jinong:Chün-wang or Ch’in-Wang?”AOH XXX2(1976),pp.199-208.

《济农:郡王还是亲王?》,载于《匈牙利科学院远东学报》30辑第2期(1976),第199-208页。

“A Quarrel among Noble Families of Uusin Banner,Ordos, ” CAJ 20,2: 297-309.

《鄂尔多斯乌审旗王公家族间的一场争议》,载于《中亚杂志》第20辑第2期,第297-309页。

Review: Nikolaus Poppe, Mongolische Epen IV, MS 32: 441-442.

《评N.鲍培所著<蒙古史诗>(四)》,载于《华裔学志》第32辑,第441-442页。

S. Rasidondug and Veronika Veit, Petitions and Grievances Submitted by the People, MS 32: 442-445.

《评S.拉西敦多克、裴慕真著<人民提交的请愿书和意见书>》,载于《华裔学志》第32辑,第442-445页。

1977

“Five Documents Regarding Salt Production in Ordos,” BSOAS 40,2:338-353.

《关于鄂尔多斯盐业生产的五篇文献》,载于《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学报》第40辑第2期,第338-353页。

“A Genre of Oral Literature in Mongolia: The Addresses,” MS 31(1974-75)(published in 1977):555-613.

《一种蒙古口头文学形式:演讲稿》,载于《华裔学志》第31辑,第555-613页。

Reviews:Irina Sergeevna Ermacenko: Politika Man’cžurskkoi Dinastii Tsin(g) v Yužnoi i Servernoi Mongolii, MS 31(1974-75):614-616.

《评I. S.叶尔曼茜科<满清对内外蒙古的政策>》, 载于《华裔学志》第31辑,第614-616页。

Review: Serta Tibeto-Mongolica Festschrift für Walther Heissig zum 60. Geburtstag. MS 31:643-645.

《评<庆祝W.海西希六十寿辰藏蒙纪念文集>》,载于《华裔学志》第31期(1974-1975),第643-645页。

“The Office of Tayisi in Mongolia in the Fifteenth Century”, HJAS 37,2:353-380,

《十五世纪蒙古的太师官号》,载于《哈佛亚洲学志》第37辑第2期,第353-380页。按,《哈佛亚洲学志》这一期在1977年12月才出版,《华裔学志》1977年的目录未及收录。

“Documents from Ordos on the ‘Revolutionary Circles’.Part I,” JAOS, 97,4: 482-507.

《关于鄂尔多斯独贵龙运动的文献(一)》,载于《美国东方学会杂志》第97卷第4期,第482-507页。按,《华裔学志》1977年的目录未及收录。

WALTHER HEISSIG: Mongolische Ortsnamen II. Mongolische Manuskriptkarten in Faksimilia. in MS XXXIII (1977-1978): 499-500.

《评W.海西希〈蒙古地名(第二部分):蒙古手绘地图的影印本>〉》,载于《华裔学志》第33期(1977-1978年),第499-500页。

“Mourning Regulations in Ordos,1909 on Border Guards in Otoγ(Ordos),” BSOAS, 403: 580-585.

《鄂尔多斯悼念慈禧和光绪皇帝的规则,1909年鄂尔多斯鄂托克旗的边界守卫》,载于《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学报》第40辑第3期,(1977),第580-585页。

“Mongol Texts regarding an Anti-Christian Conspiracy in 1903,” MSt IV(1977),pp.39-55.

《关于1903年反基督教阴谋的一个蒙古文文本》,载于《蒙古学》第4辑(1977),第39-55页。

“Problems of Land in Uusin Banner,Ordos,” ZAS 11: 205-222.

《鄂尔多斯乌审旗的土地问题》,载于《中亚研究》第11辑(1977),第205-222页。

“On some Titles in the Mongol Kanjur,” MS 33: 424-430.

《蒙古文<甘珠尔>经中的一些称谓》,载于《华裔学志》第33辑(1977-1988),第424-430页。

“A Note on the Names of the Hoopoe in Chinese and Mongol,” CMR, III 2(1978),pp.110-117.

《戴胜鸟的蒙、汉名称之札记》,载于《加拿大-蒙古评论》第3辑第2期(1978),第110-117页。

“A Letter of Protest from Ordos against the Creation of Provinces,1923,” CAJ XXXI 3-4(1977),pp.251-258.

《一封1923年鄂尔多斯反对建省的抗议信》,载于《中亚杂志》第31辑第3-4期(1977),第251-258页。

1978

“Documents from Ordos on the ‘Revolutionary Circles’.Part II”, JAOS, 98,1:1-19.

《关于鄂尔多斯独贵龙运动的文献(二)》,《美国东方学会杂志》第98卷第1期,第1-19页。

Review: Mongolia and the Mongols. Volume II, by A. M. Pozdneyev; John R. Krueger; William H. Dougherty. JAOS 98,4:578-580.

《评1977年布鲁明顿版<蒙古及蒙古人>英译本第二卷》,《美国东方学会杂志》第98卷第4期,第578-580页。

“The čaqar Population during the Ch’ing,” JAS, XII 1(1978),pp.58-79.

《清代察哈尔的人口》,载于《亚洲历史学报》第12辑第1期(1978),第58-79页。

“Franco-Sino-Mongol Missionary Safe-Conducts,” CMR, IV1(1978),pp.16-32.

《法-汉-蒙传教安全指南》,载于《加拿大蒙古评论》第4辑第1期(1978),第16-32页。

“Twelve Mongol Letters from Ordos,” ZAS XII(1978),pp.255-272.

《十二封来自鄂尔多斯的信》,载于《中亚研究》第12辑(1978),第255-272页。

“Sirge and Tasma in the White History,” CAJ 32,1-2:497-499.

《<白史>所记Sirge and Tasma》,载于《中亚杂志》第32辑1-2期,第497-499页。

Review: Koke sudur Nova ,Injannasi’s Manu of the Expanded Version of his Blue Chronicle,part I,Wiesbaden 1978,in MS 33: 497-499.

《评<尹湛纳希青史演义增补版手稿>第一部分:贡布扎布撰写导言并编制引得》载于《华裔学志》第33辑,第497-499页。

Review: Jacques Legrand, L’administration dans la domination sino-mandchoue en Mongolie, CAJ 22,1-2: 146-151.

《评勒格朗<满清在喀尔喀蒙古的统治>》,载于《中亚杂志》第22辑第1-2期,第146-151页。

1979

“More about Otoγ Salt Lakes”, BSOAS, 42,1: 61-65.

《鄂托克旗盐湖补注》,载于《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学报》第42辑第1期,第61-65页。

“On the Road to Shang-tu, Supreme Capital,” AOH. XXXIII 2(1979),pp.153-175.

《去往上都之路》,载于《匈牙利科学院东方学报》第33辑(1979),第153-179页。

“A Question of Land and Landmarks between the Banners Otoγ and UuSIN(Ordos),1904-1906,” ZAS XIII(1979),pp.215-237.

《关于鄂尔多斯鄂托克旗和乌审旗之间的土地和界标问题,1904-1906》,载于《中亚研究》第8辑(1979),第215-237页。

“Ongγon-u Dabaγa and other Place Names,” EM X(1979),pp.90-120.

《蜈蚣坝和其他几个地名》,载于《蒙古研究》第10辑(1979),第90-120页。

1980

“On Some ‘Editorial’ Terms in the Mongol ‘Ganǰur’ ,” BSOAS, 43,3:520-531.

《关于蒙古文<甘珠尔>经的几个编纂学术语》,载于《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学报》第43卷第3期,第520-531页。

Review: Arash Bormanshinov,Lama Arkad Chubanoc: His Predecessors and Successors.A Study of the History of the Kalmyk Lamaist Church in the Don Cossacks Region of Russia, College Park, MD., 1980. MS XXXIV(1979-1980),pp.627-629.

《评波尔曼史诺夫<楚班诺夫喇嘛及其前世和继承者:俄罗斯顿河哥萨克地区的卡尔梅克喇嘛庙历史研究>》,载于《华裔学志》第34辑,第627-629页。

“Two Complaints from Wang Banner,Ordos,regarding Banner Administration and Chinese Colonization(1905),” MS XXXIV(1979-1980),pp.471-511.

《两份来自鄂尔多斯郡王旗1905年有关扎萨克衙门和汉人移民的诉状》,载于《华裔学志》第34辑,第471-511页。

“Singing Sands and Masked Dance,” MSt VI(1980),pp.99-108.

《鸣沙和面具舞》,载于《蒙古学》第6辑(1980),第99-108页。

Review:Religion and Ritual in Society: Lamaist Buddhism in late 19th century Mongolia,by A.M.Pozdneyev,Bloomington1978,in JAOS C 3(1980),pp.392-394.

《评A. M. 波兹德涅耶夫著<社会中的宗教与仪式:十九世纪后期蒙古的喇嘛教>》,载于《美国东方学会杂志》第100辑第3期(1980),第392-394页。

“Smallpox in Mongolia during the Ming and Ch’ing Dynasties,” ZAS XIV 1(1980),pp.41-63

《明清时期蒙古地区的天花》,载于《中亚研究》第14辑(1980),第41-63页。

“Em-sai and Other loan Words in Mongol”, ZAS XIV 2(1980),pp.29-33.”

《蒙古语中的Em-sai及其他借词》,载于《中亚研究》第14辑(1980),第29-33页。

“Letters of Apology from a Troublesome Lama,1905,” CAJ XXIV 1-2(1980),PP.117-128.

《一个喇嘛写于1905年的道歉信》,载于《中亚杂志》第24辑(1980),第117-128页。

“Mongol Letters from Otoγ(Ordos)1920-1923 regarding a Number of Murder Cases,”Annali dell’Istiuto Orientale di Napoli XL(1980),pp.421-464.

《1920-1923年间鄂尔多斯鄂托克旗有关一系列谋杀案的信件》,《那不勒斯东方研究所年鉴》第40辑(1980)第421-464页。

1981

“Hun-t’o: tulum: Floats and Containers in Mongolia and Central Asia”, BSOAS, 44,1: 105-119.

《浑脱:蒙古和中亚的浮囊和容器》,载于《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学报》第44卷第1期,第105-119页。

“Four Letters from Ordos,1906,” UAJ n.s.I(1981),pp.169-185.

《1906年来自鄂尔多斯的四封信件》,载于《乌拉尔-阿尔泰学年鉴》新编第1辑(1981),第169-185页。

1982

“Places Names Along the China’s Northern Frontier”, BSOAS, 45,2: 271-283.

《中国北部边疆的几个地名》,载于《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学报》第45辑第2期,第271-283页。

“A Mythological Animal in Central Asia,” CAJ XXVI 1-2(1982),pp.119-121.

《一种中亚神话中的动物》,载于《中亚杂志》第26辑第1-2期(1982),第119-121页。

“Towers in the Northern Frontier Defenses of the Ming,” Ming Studies XIV(1982),pp.9-76.

《明朝北方边境的墩堡》,载于《明史研究》第14辑(1982),第9-76页。

Review: W. Heissig,Geser Rezia-wu. Dominik Schroeders nachgelassene Monguor(Tujen)-Version des Geser-Epos aus Amdo,Wiesbaden 1980,in Anthropos LXXVII1/2(1982),pp.307-309.

《评W.海西希<山道明遗著安多地区的蒙古尔(土族)格萨尔史诗>》,载于《人类学》第77辑,第307-309页。

“The Dearth of Textiles in Traditional Mongolia,” JAS XVI 2(1982),pp.125-140.

《传统蒙古地区纺织品的缺乏》,载于《亚洲史杂志》第16辑,(1982),第125-140页。

“Place names along china’s Northern Frontier,”BSOAS, XLV 2(1982), pp.271-283.

《中国北部边疆地名》,载于《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学报》第45辑第2期(1982),第271-283页。

“Mongγol: Moγal and Mangγus:Maγus,” AOH. XXXVI1-3(1983),pp.475-484. (paru fin 1983): 475-484.

《Mongγol与Moγal,Mangγus与Maγus》,载于《匈牙利科学院东方学报》第36辑第1-3期,第475-484页。

“A Dalalγ-a Invocation from Ordos,” ZAS XVI(1982),pp.141-147.

《鄂尔多斯的一种咒语》,载于《中亚研究》第16辑,第141-147页。

“A Letter from Alasan to the Catholic Bishop of Ordos,” UAJ n.s.II(1982),pp.224-233.

《一封从阿拉善寄给鄂尔多斯主教的信》,载于《乌拉尔-阿尔泰学年鉴》新编第2辑(1982),第224-233页。

“The Silver Cup for Medical Treatment and Divination in Mongolia,” CAJ XXVI 3-4(1982),pp.224-243.

《蒙古人用于医疗和占卜的银杯子》,载于《中亚杂志》第26辑3-4期(1982),第224-243页。

1983

“Prisons and Prisoners in Traditional Mongolia,” CAJ XXVII 3-4(1983),pp.279-287.

《传统蒙古的监狱和囚犯》,载于《中亚杂志》第27辑3-4期(1983),第279-287页。

“A study of Chinese penetration into Caqar territory in the eighteenth century,” MS,Vol.35 (1981-83, paru en 1984) : 485-544.

《关于十八世纪汉人向察哈尔地区的渗透》,载于《华裔学志》第35辑(1981-1983,实际出版于1984年),第485-544页。

“Bayan Süme: Mongol name of Hsüan-fu,” UAJ, NS 3: 166-169.

《宣府的蒙古语名字Bayan Süme》,载于《乌拉尔-阿尔泰学年鉴》新编第3辑,第166-169页。

Review: Meng-Ta pei-lu und Hei-Ta shih-lueh,Chinesische Gesandtenberiche ueber die fruehen Mongolen 1221 und 1237,Wiesbaden 1980 (Asiatische Forschungen 56),in UAJ,n.s.III(1983),pp.271-273.

《评<蒙鞑备录、黑鞑事略德文译注本>》,载于《乌拉尔-阿尔泰学年鉴》新编第3辑(1983),第271-273页。

Review: Owen Lattimore & Fujiko Isono, The Diluv Khutagt: Memoirs Autobiography of a Mongol Buddhist Reincarnation in Religion and Revolution, UAJ, n.s. 3: 273-274.

《评拉铁摩尔、矶野富士子编译〈迪鲁瓦呼图克图:一位置身宗教和革命的蒙古活佛之回忆录和自传〉》,载于《乌拉尔-阿尔泰学年鉴》新编第3辑,第273-274页。

1984

“A Note on Two Place Names in Mongolia”, Documenta Bararorum. Festschrift für WaltherHeissig zum70, Geburtstag,Klaus Sagaster und Michael Weiers, Hrsg. Veröffentlichungen der Societas Uralo-Altaica,A.von Gabain und W. Vaenker, Hrsg., Bd.18.Wiesbaden: Otto Harrassowitz, (1984),pp.370-381.

《关于蒙古的两个地名》,载于夏嘉思、魏弥贤主编《野蛮人文献:W.海西希70寿辰纪念文集》,A.冯.加班、W.范科尔主编“乌拉尔-阿尔泰学会出版物”第18卷,威斯巴登,1984年,第370-381页。

“A Mongol Banner pays its Debt(1907),” MS (1984-1985),pp.511-544.

《1907年一个蒙旗偿还欠款》,载于《华裔学志》(1984-1985),第511-544页。

“Three affairs: A juridical expression in Mongol,” MSt 8:59-64.

《三路差使:蒙古的裁判术语》,载于《蒙古研究》第8辑,第59-64页。

“The cult of Cinggis-qan: A Mongol manu from Ordos,” ZAS 17: 29-62.

《成吉思汗陵:鄂尔多斯的一份蒙古文文献》,载于《中亚研究》第17辑,第29-62页。

“Names of Mongol tribes and clans in the early sixteenth century,” ZAS 17: 63-75.

《16世纪初蒙古部落和氏族的名称》,载于《中亚研究》第17辑,第63-75页。忽剌安同名汉译文《16世纪的蒙古部落及氏族名称》,载于《蒙古学情报与资料》1987年第4期。

“Cacir, cacar, cadr ‘tent’ in Mongol,” ZAS 17: 76-81

《蒙古语中的‘帐篷’》,载于《中亚研究》第17辑,第76-81页。

1985

“The Mongol Verb yada- and its Syntax,” JTS 9:219-222.

《蒙古语动词yada及其句法规则》《突厥学志》第9辑,第219-222页。

1986

“A prayer to Cinggis-qan,” EM 16: 17-36.

《成吉思汗祭祀》,载于《蒙古研究》第16辑,第17-36页。

“The Mongol name of Shan-hai-kuan in the Erdeni-jin-tobci,” EM 16: 37-40.

《<蒙古源流>所记山海关的蒙古名称》,载于《蒙古研究》第16辑,第37-40页。

“Qalqa/qalqabči:shield,screen,” EM 16: 41-49.

《Qalqa/qalqabči:盾牌,屏风》,载于《蒙古研究》第16辑,第41-49页。

“An imperial restoration in Ordos,1916-1917,” EM 16:51-59.

《1916-1917年间鄂尔多斯的复辟》,载于《蒙古研究》第16辑,第51-59页。

“Music and songs for animals,” EM 16: 61-67.

《唱奏给动物的音乐和歌曲》,载于《蒙古和西伯利亚研究》第16辑,第61-67页。

“Deresü: Lasiogrostis splendens,” EM 16: 69-79.

《迭列速,芨芨草》,载于《蒙古研究》第16辑,第69-79页。

“The Princes of the Baγarin-Ba’arin Banners,” ZAS 19 (1986): 127- 149.

《巴林诸旗王公》,载于《中亚研究》第19辑(1986),第127-149页。

1987

“Missionary Safe-Conducts: An Additional Note,” T’oung Pao 73,1-3: 116-119

《传教安全指南补注》,载于《通报》第73卷第1-3期,第116-119页。

The Mongols and Ming China: Custom and History, ed. by Françoise Aubin, London:Variorum Reprint, 1987.

论文集《蒙古人与明代中国:礼俗与历史》,欧法兰编,伦敦,1987年。

1990-1991

“Place names in Inner Mongolia,” MS, Vol.39(1990-1991), pp.209-246.

《内蒙古的几个地名》,载于《华裔学志》第39辑(1990-1991),第209-246页。按,其弟司礼义根据其遗稿整理。

鸣谢:编者在开始编译整理本目录的时候发现,这个工作远没有起初想象的那么容易,司律思神父的学术世界犹如汪洋大海,涉及太多的领域、语言和题目。编译的过程令我们感慨良多。幸运的是,我们得到很多学界师友的订正和补充,如果没有他(她)们的帮助,这个任务几乎不可能完成。南鸿雁教授从鲁汶复制并带回司律思神父的目录,成为我们编译工作基础的一部分。在编译的初始阶段,洪堡大学何乐文(Bianca Horlemann)教授帮助汉译了若干期刊名。留学于德国波恩大学的刘毓萱帮助复制《中亚研究》的文章,并在初稿阶段帮助汉译了德文条目。在美国印第安纳大学访学的罗玮查找复制司律思神父在《蒙古学学会会刊》发表的多篇文章。欧法蘭(Francoise Aubin)教授在法国拜托阿玛雍(N. Hamayon)教授复制《蒙古研究》(现在已经改名为《蒙古西伯利亚中亚与西藏研究》)发表的司神父的多篇文章;这些帮助使我们终于得以核对原文和条目。在德文条目方面,内蒙古大学的齐木德道尔吉先生和新疆师范大学的阿不力克木教授审阅并修订了多处失误;内蒙古社科院的乔吉先生帮助汉译《蒙古文佛经<密宗本续论>》;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李保文先生在理解和汉译Qalqa Jirüm所记很多条目方面给予很多宝贵提示。在目录的完成阶段,中央民族大学的达力扎布先生补充了多个文章的汉译文条目,避免了很多遗漏。让我们格外感佩的是,乌兰老师逐条审阅并订正了很多翻译和拼写的错误。蒙古国立大学的塔沙梅(Sh. Egshig)教授和俄联邦赤塔国立大学贝尔纽科维奇(Tatiana Bernyukevich)教授帮助理解和汉译部分俄文条目。伸出援手的还有美国科盖德大学的鲁大卫(David Robinson)教授,他详读目录并订正了多处误译和拼写错误。满怀感激,编者在此一并致以最诚挚的谢忱。最后需要说明的是,尽管我们在编译过程中百般小心,谨小慎微,目录中错译或漏收的情况仍然在所难免,对可能存在的错漏编者文责自负。

2018年6月24日增加一条,1985年在《突厥学志》第9辑发表的一篇。

[1]司礼义教授在前揭与欧法蘭教授合著的纪念文章的末尾说:“司律思神父仙逝以后,他的所有藏书和遗稿都被运往台北,成为田清波-康国泰-司律思文库的一部分,这个文库是供圣母圣心会传教士和对相关研究领域有兴趣的学生利用的。这也是他生前遗嘱。”参见Françoise Aubin & Paul L-M. Serruy, “In Memoriam LE R. P. Henry Serruys(SSU LU SSU司律思),CICM(10 juillet 1911-16 aout 1983)ERUDIT SINO-MONGOLISANT”, MS, Vol.36(1984-1985), p.624. 后来这批藏书和手稿被转移到鲁汶大学的南怀仁研究中心。

此文原刊于《中国边疆民族研究》2016年,引用请参照原文。

原网址

                       
最后编辑:
作者:马光(采编)
捐 赠网站维护不易,欢迎打赏^_^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