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寻找洪武设卫和永乐筑城的“都督朱”

《新设威海卫捕倭屯田军记》成文于永乐二年(1404),距山东海防七卫四所设立的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不过六年的时间,可谓当世人记当时事。另外,从“都督朱…请予为之记”来看,请文登教谕胡士文撰文的就是都督朱,该文属于官方史料,相对可靠。

这份史料被后来的卫所研究者广为使用,但文中记载的有些事,研究者们还一直在苦苦追寻,例如“垛集本处之民”与“小云南”的矛盾、“设直隶所者都是哪四个千户所以及本文要讨论的都督朱到底是谁等问题需要进一步破解。

新设威海卫捕倭屯田军记

永乐二年 文登教谕 胡士文

古之治国家者,文以经之,武以纬之;武以勘乱,文以襄治。二者必相资为用。然后国可得而治,民可得而安也。盖兵虽息之于暴乱宾服之日,不可偃之于城池备御之时。今自天下混一以来,万国咸宾,四方毕贺,偃武修文,当其时矣。但居安虑危,必养兵于无事,讲武于治平。

山东海右之民,间被倭寇窃发之扰,洪武戊寅春正月,特命魏国公徐、都督朱垛集本处之民置立沿海卫所,以安斯民于仁寿之域。迨至永乐元年仲春都督朱复奉新君之命,练兵至威海,思昔皇上所以轸念黎元之意,欲刊诸石,以垂神功圣德于不朽,请予为之记

予曰:自登莱之属邑文登抵日照,沿海地方不啻数百万,向者悉被倭寇惊扰。今当险要之处,自威海而抵安东,凡设直隶卫者七,自宁津而至雄崖,凡设直隶所者四。不过垛四万之民,分设各卫所,号捕倭屯田军,议耕、议守、议战,海寇闻风远遁,不敢侧目,以安数百万民无仓卒之惊,无须臾之扰,其用心设法可谓密矣。斯民也,百谷既成,则荷戈于较艺之场;三农将兴,则负耒于陇亩之地。名虽曰兵,而实非兵。可见我朝文经武纬之治,似不专尚乎兵而兼寓乎农矣。故为之记。

根据《新设威海卫捕倭屯田军记》记载,洪武三十一年魏国公徐、都督朱…置立沿海卫所”,但到了永乐元年只有“都督朱…练兵至威海按照《威海卫志》的记载,这次练兵至威海”也开始了威海卫城的筑建。笔者多年来一直对该文中提到的洪武设卫都督朱永乐筑城都督朱很感兴趣,或许是古人避忌直呼名讳,没记下具体的名字,这也为我们史学爱好者带来的寻找乐趣。

山东海防七卫四所

时代背景靖难之役

根据《明实录·太祖实录》记载,洪武三十一年五月二十,朱元璋下旨设立包括威海卫在内山东海防卫所,仅20天后朱元璋就驾崩了。由于太子朱标于洪武二十五年早逝,皇太孙朱允炆于洪武三十一年闰五月十六即位,改次年为建文元年,史称其为建文帝。随后的几年内,明朝经历了一个皇位更替的特殊时期。建文帝朱允炆登基后,着手厉行削藩,政局开始动荡;建文元年(1399年)秋七月,朱元璋第四子燕王朱棣誓师抗命,打着“清君侧”旗号发起了“靖难之役”;建文四年(1402年)六月,朱棣在攻入南京即皇帝位,革除建文年号,改建文元年为洪武三十二年,当年为洪武三十五年,次年为永乐元年(1403年)。

经过四年的内战,原任武官变化较大,洪武旧臣,或死或降,新官大量崛起。例如:洪武设卫的魏国公徐辉祖在“靖难之役”之后,不肯臣服于朱棣,被下狱问罪。永乐五年(1407年),徐辉祖英年早逝。这个对威海卫的设立和城池筑建起着主导作用的“都督朱”到底是谁呢?他的命运又如何呢?

都督朱是谁?

洪武末年至永乐初年,朱姓的都督比较多,洪武末年有中军都督佥事朱信、后军都督佥事朱荣,永乐年间有左军都督佥事朱荣、后军都督同知朱崇、左军左都督成国公朱能。我们不妨先排除,再重点分析这个“都督朱”可能是谁。

“靖难之役”之后,由于朱棣重编《明实录·太祖实录》,进行了大量删减和改动,又废除建文年号,不许编撰建文帝一朝的实录,这段历史存在被篡改甚至空白。而永乐一朝的实录记载比较完整,我们先从永乐初年的“都督朱”入手。

2.1 永乐初年,军都督朱崇

朱崇永乐初年为后军都督同知,靖难前,朱崇在其父朱辉卒后袭任燕山右卫指挥使。后随朱棣靖难起兵,洪武三十五年(建文四年、1402年)九月,以功累升后军都督同知。

永乐二十年二月…己亥,后军都督同知朱崇卒,崇凤阳定远人。父辉燕山右卫指挥使,父卒,崇袭。遂从上平定内难,以功累升后军都督同知。后从征北虏命镇狭西。复命掌山东都司事。至是卒,赐祭,命有司茔葬,具追封奉天翊卫宣力武臣、特进荣禄大夫、柱国、平阴伯、谥武襄。子镇,袭崇旧职指挥使。(《明实录·太宗实录》卷246)

朱崇隶属后军都督都督府,主管北边对蒙古人的防御与作战,从履历上来看,永乐初年从征北虏,命镇狭西”,永乐元年时与山东沿海防务无交集,“掌山东都司事”是永乐末年的事了。相比较而言,朱崇主导筑城的概率不大,可以首先排除。

3.2 永乐初年,左军都督朱能

朱能为左军左都督,其由于在“靖难之役”中战功赫赫。洪武三十五年(建文四年、1402年)六月,由指挥使升都督佥事,九月再升为荣禄大夫右柱国左军都督府左都督成国公。永乐元年时朱能已经是成国公,不会以“都督朱”的身份出现,应记为“成国公朱”,故而也可以排除。

洪武三十五年夏六月…癸酉,升指挥使丘福、朱能、郑亨…俱为都督佥事。(《明实录·太宗实录》卷9下)

洪武三十五年九月…甲申,都督佥事朱能为奉天靖难推诚宣力武臣特进荣禄大夫右柱国左军都督府左都督成国公,食禄二千二百石,子孙世世承袭。

2.3 永乐初年,左军都督朱荣

朱荣因“靖难之役”立功,于洪武三十五年(建文四年、1402年)九月升为左军都督佥事,第二年就是永乐元年1403年)左军都督府分管山东都司,其任职时间、管辖范围以及头衔最符合永乐筑城的“都督朱”。

洪武三十五年九月…戊子,升都指挥使刘江为中军都督佥事,朱荣左军都督佥事,马荣纪清俱为右军都督佥事,都指挥同知朱崇后军都督同知…。(《明实录·太宗实录》卷12)

洪熙元年七月…丁酉…武进伯朱荣,荣山东兖州府沂州人,洪武中选充军卫骠骑舍人,升总旗。从征云南有功,升百户,进大宁前卫副千户。太宗皇帝靖难以功累升至左军都督府都督佥事,永乐四年征交阯升右都督,八年从车驾征北虏至靖虏镇,进左都督。后屡从征迤北剿戮胡寇,以功封奉天翊卫宣力武臣、特进荣禄大夫、柱国、武进伯食禄一千二百石,子孙世袭。二十二年从征至龙虎冈,还奉命佩征虏前将军印,镇守辽东。至是卒,讣闻遣官赐祭、赙赠有加追封武进侯、谥忠靖,子冕袭伯爵。(《明实录·宣宗实录》卷4)

朱荣在洪武三十五年之前是什么职务?其是不是洪武设卫时,与徐祖辉同来山东的“都督朱”?《明实录》里缺少朱荣在洪武三十一年任职情况的详细记载,但从发现的朱荣神道碑铭中,更详细地记录了朱荣在当时的任职情况。

《武进伯朱公神道碑铭》

明代官员,进士出身,历任大同总督、左副都御史 罗亨信

洪熙元年(1425年)乙巳秋七月三十日,征敌前将军总兵官武进伯朱公以疾卒于辽东之镇所,讣闻皇帝为悲悼辍,朝廷臣皆缟素。越明日,诏礼部遣官谕祭赙赠其家定议追赠公“奉天靖难推诚宣力武臣”,特进荣禄大夫、柱国、武进侯,谥忠靖。

九月丧柩至京。十月九日赐地塟于宛平县京西乡卢沟桥之西原。既求翰林学士曽棨志,其圹迄今二十有一年矣。其家嗣今大同总戎袭封武进伯冕,大惧公之丰功盛烈弗白于世又虑乎后人或怠于进修则无以报圣恩而绳祖武也!于是泣持参谋户部右侍郎沈君仲威所具事状,谒予撰其神道之碑,予以衰陋出巡塞北,辱爱于总戎甚厚,义不容辞按状。

公讳荣,字仲华,姓朱氏,世为兖之沂州大家。元季扰攘,田庐荡尽。承平奉二亲来归艰难营,养不失其欢。公赋性刚毅,体貌丰伟,少负竒气。年未二十,膂力绝人。初同父侨寓表伯叶氏家,叶间戏曰:“男子非士则农商以自立,胡为托迹于人而不思所以振厉!”公曰:“人亦奋发有时,大丈夫又安知他日不为都督乎?”闻者甚状其志。无何,朝廷下令四方举年少杰特之士以备任。使郡以公应诏而起,擢为府军卫骠骑舍人。实洪武九年丙辰也。武艺日修,尝备宿卫寻授,卒长领骑五十人时镇南诸夷,初附跳梁未辑嵗。辛酉(洪武十四年),命大将西平侯帅师往平之,公从征大理金齿百夷、建昌、乌撒、乌蒙诸郡。壬戌(洪武十五年),复征积有劳,效授世袭百户;戊辰(洪武二十一年),征金山伊尔们河哈勒哈之地。

明年乙巳(洪武二十二年),升大宁前卫左所副千户创建城池抚绥士卒。

己卯(建文元年)秋,会太宗文皇帝举兵靖内难。十月驾临大宁,公审知天命已有所归,遂率所部诣军门谒见

大被赏赉,即升本卫指挥佥事,扈跸还至郑村埧遇敌,大战又夺九门,进都指挥佥事,继取广昌。庚辰,攻蔚州大同,战白沟河,济南皆胜。升都指挥同知又克沧州东昌。

辛巳,浃河、藁城两大战皆捷,进都指挥使。

壬午,克东平汶上,肥河敌皆披靡,既而收兵复战。公率精骑伏险大破之,复攻小河、灵璧、泗州,渡淮克盱眙下扬州,招抚镇江,敷宣徳意,人皆按堵下。六月渡江入京,上登宝位,大赦改元,论功行赏,授公左军都督府都督佥事,参贰元僚,聿新政化。

永乐四年,交阯黎季嫠肆为不靖,毒痛生灵。上命征夷将军英国公帅师往讨其罪,公翼賛元戎大建勲绩,六年渠魁,既得起升左都督。明年,馀孽负固搆乱,公复征,遂平西东两都,列其地为郡邑。置守令抚循其民,设三司以镇焉,师还受赏。八年春,北鄙馀众屡剽我边,人为弗宁。上亲率六师以勦之,公随征,至玄冥河追逐部长布尼雅实哩至红山口,静边镇敌,乃率众逆战。公独鼓勇取胜,遂亡命奔遁,迁左都督。十二年,复征于和林苍厓峡,冲入其陈,大破约罗之众,师还。是年冬,命征大同镇守都督,操军马守御边疆,敌人闻风远遁,西北以宁。十五年,召还。十六年,命镇辽东,严斥堠,谨烽火,东徼晏然。二十年,复征北方,公由东路两与之遇,奋勇破敌,俘获人马牛羊而还。二十一年七月,进封奉天翊卫、宣力武臣、特进荣禄大夫、柱国、武进伯,食禄一千二百石,子孙世世承袭,颁赐诰命鐡劵,褒封三代,眷遇日隆,屡掌府事,政通人和,中外誉之。二十二年,复征北方,回还仍镇辽东。洪熙元年仁宗昭皇帝嗣位,简任老成,分涖边镇,谓公:“惇实有古将才!”是年春,遣使持征敌前将军印绶授公充总兵官,镇御其地,思惟付畀之!重整戎伍,抚士卒期,罄丹衷以,无负委任讵意。夏六月,忽疽发背,驰奏京师,遣医往治,弗效竟卒。凡将校士卒莫不悲泣,如丧所亲,距所生己亥(1359年)六月九日,享年六十有七。公之曾大父成、大父徳、父原、赐初皆封武进伯,追封武进侯。曾祖母叶氏、祖母济氏、母施氏俱已卒,配杨氏初皆封武进伯夫人,追封武进侯夫人,子男六。长即冕,袭封武进伯。正统四年,命佩征西前将军印,充总兵官镇于大同。文武兼资,慈祥恺悌,绰有父风。娶陈氏,封武进伯夫人,次黻、次果、次升、次昌、次昱;孙男十五:琦、瓒、瑛、璡、玮、璘、琛、璁、〈王扁〉。晃之子瑾、瑄、琰、珍,黻之子理、升之子玺、昌之子。

呜呼,予闻公之为人谦,退而能容,有功而不伐,运筹决胜之方。素所讲习,每同大将东征西讨,摧锋破敌,惟殱其所当诛,未尝妄戮一人。恭承阃外之,寄思以远图,不侥幸以取功,徼诡而成名,孜孜以安辑。为务所至,兵民无不仰戴。由其宅心平恕,智识髙明,才力超迈,所施靡不,咸适其宜,视之古人信不多让矣!岂非治世之勲臣,中兴之名将欤?是用纪其本末,勒诸贞石,以垂无穷,焉系以铭。曰:圣人御极简拔豪英,公起〈亩犬〉畆卓荦峥嵘,俾长卒徒殱厥南服,大建竒勲乃有世禄,廓清沙塞武备游膺,出守雄藩是曰大宁,屠维单阏内难斯作,皇秉天戈奸回戬削,遂登九五肆揽乾刚,四方万国莫不来王,公功最多官登都府,賛贰戎枢阐扬威武,股肱心膂为国干城,雄才逺畧中外咸称,南越既平朔方亦定,伯爵进封荣膺显名,丹书鐡劵簪绂煌煌,崇徳报功恩数异常,鸾诰再颁光昭祖祢,胙土分茅山河带砺,屡承阃寄宠眷益隆,荷徳感恩誓竭其忠,一疾弗瘳溘尔云逝,当宁曰噫元勋已矣,追惟硕艾锡谥加封,袭其冢嫡复总兵戎,赐塟京域西山之麓,封筑孔坚巍巍夏屋,穹碑载树勒此铭章,永利后人百世不忘。

从朱荣的履历来看,其靖难之役后才归降得朱棣,洪武二十二年至洪武三十二年(建文元年)归降朱棣前,仅是大宁前卫左所的副千户。洪武设卫时,随徐辉祖来山东的“都督朱”不应是这个朱荣,但永乐筑城时其已经是左军都督,故而很可能主导了筑城。那洪武设卫的“都督朱”又是谁?

2.4 洪武末年,后军都督朱荣

洪武朱荣(非永乐朱荣)自洪武二十二年(1389年)便是后军都督佥事,同年,向朱元璋奏请迁徙山西贫民到大名、广平、东昌三府。而到洪武二十八年(1395年)的六年间,主要负责向东昌府移民、劝耕屯田等工作,有条件参与设立山东沿海卫所,因而有可能是洪武设卫的“都督朱”。

洪武二十二年…九月…壬申,后军都督朱荣奏:山西贫民徙居大名、广平、东昌三府者,凡给田二万六千七十二顷。(《明实录·太祖实录》卷197)

洪武二十八年…三月…己酉,诏中军都督府左都督刘谦、右军都督府都督佥事陈春、后军都督府都督佥事朱荣往彰德、卫辉、大名、广平、顺德、真定、东昌、兖州府等劝督迁屯民田。(《明实录·太祖实录》卷237)

洪武二十八年…十一月…戊寅,后军都督佥事朱荣言:东昌等三府屯田迁民五万八千一百二十四户,租三百二十二万五千九百八十余石,绵花二百四十八万斤。(《明实录·太祖实录》卷243)

建文二年(洪武三十三年,1400年),在与朱棣靖难军作战中,后军都督朱荣抛弃军队从乐安城逃回还南京,被建文帝朱允炆下令诛杀。这个后军都督朱荣明显与靖难功升的左军都督佥事朱荣不是一个人。为了区分两个朱荣,我们分别称洪武末年的后军都督朱荣为洪武朱荣,永乐初年的左军都督永乐朱荣。

建文二年五月…巳丑,都督佥事朱荣弃乐安城遁还京,诏诛之。(《建文朝野汇編》卷4)

建文二年五月,是月,都督佥事朱荣弃师遁还京诛之。(《宪章录校注》卷13)

2.5 洪武末年,中军都督朱信

洪武年还有一个中军都督朱信,洪武二十七年至洪武二十八年,其由江阴卫指挥佥事升任中军都督佥事,后被任命为总兵官,负责率舟师由海道运粮至辽东,沿海四十卫将士八万余人,海运大小官军悉听节制。山东沿海是海运船队的必经之路,朱信有机会熟悉沿海的水道及海口、地形等。

洪武二十七年…二月…庚寅,命江阴卫指挥佥事朱信等率军士运粮往辽东。(《明实录·太祖实录》卷231)

洪武二十八年三月…戊戌,制谕中军都督佥事朱信充总兵官、前军都督佥事宣信充副总兵,率舟师运粮赴辽东,其海运大小官军悉听节制。(《明实录·太祖实录》卷237)

洪武二十九年三月…庚申,命中军都督府都督佥事朱信、前军都督府都督佥事宣信总神策横海苏州太仓等四十卫将士八万余人,由海道运粮至辽东,以给军饷凡赐钞二十九万九千九百二十锭。

戊戌,中军都督府都督佥事朱信言:比岁,海运辽东粮六十万石,今海舟既多宜增其数。上命:增十万石,以苏州府嘉定县粮米输于太仓,俾转运之。(《明实录·太祖实录》卷245)

从徐辉祖曾领中军都督府”来看,作为其属下的中军都督朱信,又熟悉山东沿海的情况,洪武三十一年,朱信陪魏国公徐祖辉来山东沿海择地设置卫所,要比上文的洪武朱荣的概率更大一些。

复奉新君之命与朱信下落

通过上文寻找和比较,有三人可能为“都督朱”,分别为洪武朱信洪武朱荣永乐朱荣。其中洪武设卫的“都督朱”可能性最大的为朱信、洪武朱荣次之,永乐筑城的“都督朱”可能性最大的为永乐朱荣。

在《新设威海卫捕倭屯田军记》中有一句话永乐元年仲春,都督朱新君之命,练兵至威海”,其中“复奉”一词是否应该理解为胡士文要表达的是两个“都督朱”是同一个人。那样的话,洪武设卫时永乐朱荣还是副千户,永乐筑城时洪武朱荣已死,那剩下的朱信,极有可能是洪武设卫和永乐筑城共同指向的“都督朱”。

查阅大量史料,从洪武二十九年以后,中军都督朱信就在史料中消失了,连其起家的江阴卫以及曾领导过的太仓卫等地方志也未找到关于他的记载。洪武三十年(1397年)二月,朝廷任命中军都督陈信为副总兵,运粮辽东,总兵官是谁未载。五月,中军都督佥事陈信、前军都督宣信运粮于辽东。

洪武三十年二月…己亥,以中军都督府都督佥事陈信为副总兵官率舟师运粮往辽东。(《明实录·太祖实录》卷250)

洪武三十年五月…己巳,中军都督佥事陈信、宣信运粮于辽东,因命信等以舟师协助都督杨文等,率辽东诸卫军士复筑城浚濠,建立宫室,令高壮其城门,以备不虞。(《明实录·太祖实录》卷250)

“靖难之役”时,建文四年(洪武三十四年)五月,调海舟入南京对抗靖难军,为首的是都督陈瑄,不战而降,朱信也未在此出现

建文四年五月,以海舟入援京师…六月,帝遣都督陈瑄帅水军征援,瑄以舟师迎降。(《建文朝野汇編》卷6)

《建文逊国臣记》中也未记朱信,其也不在“靖难之役”中战死名单里,这期间朱信即未战死也未出现。永乐元年,继续海运粮饷,这次的指挥是以降燕功升江平伯陈瑄以及洪武年间与朱信的搭档前军都督佥事宣信,那么此时的朱信在哪里,是来山东主导卫所筑城还是致仕了?史料未载,不敢妄加猜测。

永乐元年…三月…戊子,命江平伯陈瑄及前军都督佥事宣信俱充总兵官,各帅舟师海运粮饷,瑄往辽东,信往北京。(《明实录·太祖实录》卷18)

总之,《新设威海卫捕倭屯田军记》提到的两个“都督朱”到底是谁,由于复奉”一词,虽然做了大量的查找和求证工作,但仍不能最终确认。“复奉”中的“”字,正常情况下应理解为同一人,但也不排除胡士文在做记时,把两个“都督朱”误记为同一人可能性,把我们带入了死胡同。

威海卫城全景

结语

从史料挖掘和梳理来看,《新设威海卫捕倭屯田军记》中记载的“洪武戊寅春正月,特命魏国公徐、都督朱”中的“魏国公徐”指的应该是徐辉祖无疑,同行来的“都督朱”首选中军都督朱信。而“永乐元年仲春,都督朱复奉新君之命,练兵至威海”的“都督朱”首选永乐左军都督佥事朱荣若前后的“都督朱”为同一个人,就可以确定为朱信;若前后的“都督朱”是两个人不同的人,应为朱信和永乐朱荣

由于在史料未找到明确记载,这只是一种概率推测,还需继续寻找史料进一步求证。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威海卫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