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滨下武志:全球历史视野下晚清海关资料研究的新挑战与新途径

一、引言:基于海关资料的全球历史研究

清朝咸丰时期的1853年,海关(又称洋关)成立,自1870年代以来,海关在清朝的洋务政策下扩大了各个领域的活动范围。从那时起,大约90年里,海关资料的数据不断被记录和出版。19世纪下半叶清朝的贸易政策从长期的朝贡贸易政策转向海关管理的贸易和税收政策,这是清代海洋政策和海事管理政策的历史性转变。此外,这种海洋政策的变化,不仅在清朝,而且从东亚到东南亚,也带来了海上贸易和利用沿海贸易港口的海上管理的变化。
从1853年到20世纪中叶,海关持续发布关税数据。除了贸易管理和税收两种业务是海关的原始业务外,海关还涵盖了海洋管理、航海、安全航线、灯塔、气象观测等广泛领域。另外还有同文馆和邮政。海上基础设施的建设和运营是在清末时期进行的。我之所以关注清末,是因为海关的建立与朝贡贸易的变化密切相关。
近年来,随着全球历史研究的深入,大量迄今尚未在海关活动中研究过的有关海洋、气象、医疗等方面的资料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并提出了新的研究课题。在本文中,我想通过海关资料来考察全球历史研究的课题和可能性。

二、世界史与全球史:研究对象与研究方法

首先,我将尝试总结全球史的研究目标和研究方法,同时考虑全球史作为一种方法以及与之相关的全球史和世界史之间的关系。换言之,在考察全球史与世界史关系的同时,我想从研究对象和研究方法的角度来考察全球史。关于全球史与世界史的关系,有以下问题需要研究。也就是说,全球历史是等于世界历史,还是说要思考全球历史比世界历史更为宽泛?或者说,全球历史是要考虑它是世界历史的一部分还是一个时代,是否可以说,当今时代是世界历史中的全球史时代?
迄今为止,全球历史已经以多种方式进行了讨论。例如,在世界体系理论、地缘政治理论、文化论,区域主义和网络理论等领域进行了讨论。考虑到历史研究,全球史将世界史纳入其中,但似乎有人认为它具有与世界史不同的对象和方法的内容。
世界历史基本上将世界划分为大区域。即亚洲、非洲、欧洲、美洲、大洋洲等。在每个大区域内,区域空间按照国家、地区和地方的顺序进行细分。另一方面,全球历史是从连接区域关系的角度出发的,区域网络关系不一定根据规模的大小排列为等级关系,反而通过网络以各种方式在全球范围内作为一个大群体发挥区域网络作用。此外,在全球视野下,海洋、海域等的作用也被定位为重要因素。海域的联系也是思考全球历史不可或缺的要素,与以往主要以陆域思考的世界历史相比,会有不同的视角和方法。
同时,作为全球历史对象的世界历史的不同之处在于,它超越了世界历史所针对的人类社会,延伸到了气象等自然空间等宏观世界,另一方面又延伸到了病毒和基因。这意味着它具有针对微观世界的视野。
从空间的区域关系来看,世界历史的区域划分是地球、世界、大区域、国家、地区、地方的顺序的空间关系,这种层次关系比较固定,这是目前常用的区域划分。但是,提到全球历史的区域联系,区域之间的关系是动态的,全球历史允许“地方”与“世界”交流和讨论,不一定是更稳定固定的区域关系。“国家”之下的“地方”并不总是在下一级,但“地方”可能会以其他方式出现在上一级区域之外。全球历史上最大的研究课题之一是从全球视角关联这些宏观到微观的主题,关联每个要素的动态,同时将它们与区域结合起来。试图将其捕捉为内部的动态网络被认为是全球历史研究的关键。

三、全球史与海域史研究

在迄今为止研究的主题中,有一些主题是从全球历史的角度进行了相关研究。它们也是现代世界面临的挑战。例如,与全球历史相关的环境问题、资源问题、气候问题、人口流动、流行病、海洋问题等。这些研究主题也提出了学术领域的一个问题,即人文科学与自然科学之间的分别与差异。在考虑全球史的对象和方法时,要进行跨学科研究,人文与科学的融合,而不是将人文与科学区分开来。此外,还有一个问题,即需要创建一个新的综合性学术领域。也就是说,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里,学术领域逐渐细分化,专业化和深化。然而,未来所需要的世界史和全球史研究的挑战是全方面的,同时又是相互关联的,即使我们在当前的学术领域讨论世界史,也只是讨论问题的一小部分,我们可能看不到整个事情。因此,可能有必要在消除人文与科学之间障碍的综合学科中考虑全球问题。比如,要从自然科学的领域重新审视历史研究领域的科技史,而我们目前正在研究的近代史和清朝后半期的历史是直接跟它与世界历史密切相关,是一个需要从自然科学和全球历史的角度来审视的主题。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目前正处于全球历史研究的重要时期。
另外,也可以从全球的角度看海洋和海域。海洋是指印度洋、太平洋、大西洋等海洋,但我认为东海、南海、孟加拉湾、阿拉伯海等较小的海是海域。它们是由三部分包围的海域:大陆部分、半岛部分和岛屿部分。这些海域周边有若干个港口城市,它们在历史上形成了一个相对独特的海域,同时又是相互协作的海域。作为海域网络,正如伦敦经济学院已故研究东印度公司资料的K. N. Chaudhuri教授的研究,清楚地分析了16、17世纪广州在南海的作用和卡利卡特在孟加拉湾的作用。在此期间广州海上贸易增长较快,贸易规模非常大,通过将几个港口城市连接成一个网络,形成了海域之间的贸易圈或海域内的生活圈。在这些地区,交易活动分为三层:1.大米、小米和糖等食品;2.香料、原纱和布料等加工产品;3.黄金和白银等贵金属产品。同时,有基于海域相互网络的贸易和交流,从世界历史的角度讨论亚洲海域。全球历史使我们能够更深入地了解这些领域的全球作用,包括气象和海洋条件。由于全球性研究以海洋和海域研究为目标,目前海关资料研究的重要性日益增加,有必要将其作为一个研究课题认真系统地加以解决。

四、基于海关资料的全球历史研究

作为了解海关材料总体构成的一种方式,我们根据职能将其分为主要业务和辅助业务,并根据每项业务公布的报告进行分类。可以看出,在整个业务中,直接作为海关原有业务的贸易和税收领域,只有两个部门,即“上海统计局”和“征税部”。也就是说,各地海关的征税部门征收进出口税,并存入清朝国库,同时上海统计局定期编制贸易统计、船舶统计和征税数字,并进行编辑和公布。除了这个所谓的海关服务,其他大部分工作都是由海事处(营造处[Engineer]、海岸督察[Inspector]和灯塔[Light House])进行的,该处主要负责海上基础设施,如确保航道安全、港口维护、灯塔建设、海洋气象观测和其他海洋基础设施项目。灯塔的主要活动是与海事基础设施有关的活动,如确保航道安全、港口维护、灯塔建设和海上气象观测。还有一些辅助活动,与海关的主要活动没有直接关系,如邮政服务、电信和教育。其中最有特色的是,首先是各海关进行的海洋气象观测,其次是位于沿海的灯塔为确保航道安全而进行的活动,以及海洋、河流和气象数据的测量和报告。第二个特点是在所有海关设立的医疗诊所的医疗活动,医生们对当地疾病和流行病进行诊断和报告。这两个领域在以往的海关史研究中基本上都被忽视了。
全球历史研究的任务是通过研究海洋环境这个微观世界,以及与人类社会密切相关并对我们的日常生活产生影响的疾病和医学之间的关系,来研究全球环境中的人类状况。海关资料中的医疗报告对于研究这些问题是不可缺少的。1870年,海关总税务司赫德向海关的税务官员发出了关于编写医疗报告的指示。每个海关医生准备一份关于疾病、水状况、流行病和当地疾病及其治疗的医疗报告。特别是,他需要一份关于亚热带地区湿热天气条件对人口健康影响的报告。
在此基础上,自1871年以来的40年里,海关每季度出版《医疗报告》,特别关注北温带和北亚热带地区的气候与疾病之间的关系。该地区的社会生活包括医疗和卫生问题。这些医疗工作中,许多当地居民接受了治疗,从气候和疾病的关系上捕捉到了当地的社会生活,不仅包括来自中国的报告,还包括来自朝鲜和日本的报告。在历史上,还值得注意的是,西方国家从温带的北方地区南下,寻求温带的亚洲南部和亚热带的自然资源,但他们面对不同的气候,通过医疗活动观察到气候与社会生活的关系。
在社会经济史领域,有关贸易与市场的海关资料具备了作为全球历史研究的条件。现在,借助全球史的视角和方法,这些社会经济史研究的课题也得到了全面研究的机会。
至于与社会经济史有关的贸易和市场,虽然有大量来自海关统计的与国内市场有关的常关税和厘金税的数据,但这些关于国内市场的材料并不总是被充分利用。近年来,就全球历史而言,历史地理信息系统正在被推广,以更加可视化的形式展现海关数据,从海洋、气象、交通、通信到内地市场的数据都有望得到全面的应用和互联互通。

五、全球历史研究与海关资料数据库

全球历史研究的第一个特点是,它离开了主要涉及人类社会和人类社会的世界历史范围,而对自然环境、海洋环境和气象环境进行研究。而海关资料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断记录与这些条件相对应的数据。例如,就海洋环境而言,勘察航道、设立灯塔以及定期传播有关海流和海洋气象的详细数据,都能确保航运安全。与灯塔有关的记录在数量上仅次于贸易统计,是第二大记录。人事记录也是系统化的。通过研究人事事务的开展方式,首先是海关,然后是港口和灯塔的人事事务,就有可能了解海关的具体运作。
最后,我想讨论全球研究和建立海关资料数据库的问题。如果我们没有一个海关资料数据库,我们就无法全面整理和研究大量的海关资料。像中山大学历史系的谢湜教授,已经建立了侨批资料数据库,海关、港口、灯塔相关的数据和邮政相关的报告都是有系统的,统计上也是规范的。这是建立综合统计数据库的一个重要前提和条件,而海关资料满足了这些要求。特别是,相对于依靠内地数据,国内市场上的商品分布数据可以得到更多的统计和连续使用。在贸易统计方面,海关数据通常被认为主要与外贸有关,但与国内市场有关的生产和贸易数据,以及这些项目的课税和征收数据,如厘金税和常关税,尽管只是一部分,也很详细。特别是,从20世纪初开始,海关工作的财政规模已经扩大到包括盐税材料。
我们认为,全球史新方法的一个显著特点是使用大型海关资料数据库,利用全球史研究的方法,如区域网络化、海域网络化、资料网络化和可视化等,将分析对象进行网络化和互相联系。全球历史有很多关节点,包括自然环境、经济市场和社会医疗。我们认为,通过海关数据得出这些关节点的材料,研究三者的互动,就有可能讨论东亚历史,甚至全球历史。
虽然关于全球化的研究方法和研究对象有很多,但我是以网络的概念作为研究线索之一的。以下是全球历史研究的一些特点,我相信这些特点将对未来的研究做出巨大贡献。
第一,这一次会议讨论的主题包括“贸易、港口与全球市场”、“全球视野下的资源、环境状况与疾病”、“金融发展与市场开放”“农业、盐业与市场”。这四个主题已被发现形成了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力和联系的网络。这让我觉得这次会议的主题合适,内容丰富,适合全球史研究,是一次开拓全球史研究前景的会议。而且我从所有的报告上都学到了很多东西。
第二,我认为,煤炭、木材和金融是代表19世纪下半叶东亚的全球主题。每篇论文也非常值得称赞,因为它们在材料中把全球主题说得足够清楚。
第三,观察区域联系和区域间网络的能力也是对全球历史研究的一大贡献。可以举一个例子,1905年英国驻长崎领事的报告详细介绍了九州的铁路、煤炭和通往上海的航运路线。
九州的八幡炼铁厂和三池煤矿与武汉地区的汉阳炼铁厂、大冶炼铁厂和萍乡煤矿以上海为基地,相向而行。它们还共享一个共同的铁路网,显示了各地区之间的联系。
此外,有人指出,在这些铁路的建设中,木材被用作枕木,这使得研究19世纪下半叶的全球铁路建设网络成为可能。
第四,我还学到了很多关于农业、盐业、环境和市场的知识,因为在我展示的三个历史周期中,它显示了天气变化对农业和市场的具体影响。
第五,我在思考中更进一步,将第二和第三主题合二为一,这可以显示为全球和地方网络之间的联系。
总的来说,我认为通过将所有正在考虑的主题和材料连成一体,我能够通过网络的概念,在方法上和内容上为晚清时期的东亚经济史展现出一个非常有创造性和建设性的方向,作为一部全球历史。
我衷心感谢清史研究所的夏明方教授和林展副教授以及清史所的全体成员,感谢他们为组织这样一个具有启发性和概念性的全球历史会议所做出的学术贡献。

作者简介:滨下武志,中山大学教授。
来源:《清史研究》2021年6期。
注:转自“清史研究杂志”微信公众号。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近现代史研究动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