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海丰镇遗址:宋金“海上丝路”北起点?

海丰镇,作为古代中国北方地区一个重要的码头,曾经煊赫一时。时境变迁,今天它只是河北省黄骅市的一个村名,鲜于出现在公众视线当中。然而,近日一则关于“海丰镇遗址为宋金时期‘海上丝绸之路’北方起始点”的消息,再次将这个沉寂了多年的名字,推向前台。

海丰镇曾有怎样的繁盛,又为何隐退于历史舞台?这里曾经记录了“海上丝绸之路”的哪些内容?……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有关专家。

煊赫不再的昔日东亚大港

发现于1986年的海丰镇遗址,位于今黄骅市羊二庄镇的海丰镇村和杨庄村之间。该遗址历经三次发掘,出土器物以瓷器为大宗。定窑、井陉窑、磁州窑、耀州窑、钧窑、龙泉窑、景德镇窑等名窑的产品在此荟萃。专家认为,该地是当时集水陆交通于一体的集散地,以瓷器贸易为主,且遗存主要年代为金代。

海丰镇东近渤海,又得河流交通的便利,濒临运河,特殊的地理条件造就了它独特的地位。海丰镇历史悠久,秦汉属于“柳县”,魏晋南北朝时期名为“漂榆邑”,唐宋时期名为“通商镇”,《金史·地理志》中则首见“海丰镇”。其传承的脉络清晰,文献记载详细、具体。在历史上,它一度是一个繁忙的码头。后赵时期石勒在此驻扎十万水军煮盐。宋金时期,海丰镇更是繁荣一时,舟楫往来,帆影点点。

元代,天津港兴起,开凿惠民河……惠民河截断了柳河的水,使柳河航运废弃,导致海丰镇码头衰落。最终,这一曾经的水陆交通口岸难逃埋藏于历史尘埃中的命运。

黄骅市博物馆馆长张宝刚对记者介绍,作为贸易输出港的海丰镇遗址出土了大量精美瓷器,最引人注目的是已知数量稀少的“陶瓷中的黑天鹅”——定窑黑釉碗等。这些瓷器,外表精美,价格高昂,其消费者限于当时的上层贵族。但是,遗址内金代之前的文化层还未发现,而找到与文献记载的时间段对应的文化层,将更有说服力。这有待进一步的科学发掘。

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教授冯恩学率队与黄骅市博物馆合作,整理、修复海丰镇遗址的出土文物资料。他对记者说,海丰镇凭借其优越的地理条件,吸引众多客商,成为当时重要的集散码头。海丰镇因盐而兴,近年已有盐业考古方面的发现;又因贸而荣。以瓷器为代表的许多商品在此装船后,远销朝鲜半岛、日本以及一些更远的地方。

今年3月,日本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名誉馆长伊藤郁太郎率考察团来到黄骅。他们此行的目的,在于验证宋金时期日本等国的瓷器是否与黄骅市博物馆陈列的海丰镇遗址发掘出土的瓷器相似,考证海丰镇遗址作为我国宋金时期瓷器外销日本、韩国等东亚国家的出口地是否准确。经实地考察后,考察团认为:东亚地区流传、出土的相当一部分瓷器确实是在宋金时期通过海丰镇销往朝鲜半岛等东亚地区的。在当时,海丰镇与泉州、宁波等城市对构建东亚陶瓷贸易体系有重要意义。

“海上丝路”北起点之说仍待论证

海丰镇遗址是否是宋金时期“海上丝绸之路”的北起点?

记者联系上提出这一推断的冯恩学时,他已离开黄骅,回到长春,正在筹备即将开始的野外作业。他本人表示尚不知晓上述消息已在网络广为转发。冯恩学向记者澄清道,自己的原意是海丰镇遗址是宋金时期“海上丝绸之路”的“北起点”而非“北方起点”。其所提观点着眼点是,在元代天津大沽港开通前,海丰镇是地理位置最北的大型对外贸易港口。

“网上转发的这个提法并不成熟,需要再论证和更多的材料支持。目前,考古报告也没有出来;一些研究生还在黄骅继续此项研究工作。”他告诉记者,“报告完成后,所发布的信息应该会更可靠。”

此前,已有学者提出,黄骅所在的沧州是“海上丝绸之路”在北方的重要起点。如沧州市海兴县的历史文物学者孟建华认为,谈论“海上丝绸之路”,学者多重视泉州、宁波、广州等南方城市,而对于沧州这一渤海起航线的研究几乎空白。有关研究应引起政府及专家、学者的注意。

山东师范大学历史与社会发展学院院长、山东地方史研究所所长朱亚非向记者表示,海丰镇及周边地区曾是北方地区的重要港口。徐福东渡时,部分物资、船只与人员可能在此集结。此外,他更倾向于认为“起点”是一个区域,而非一个具体的城市。

更多的材料或许仍隐藏在海丰镇遗址和周边的其他遗址之中。海丰镇遗址总面积达200多万平方米,已发掘部分只有2000平方米左右,仅占遗址总面积的千分之一。

对于海丰镇遗址的未来规划,张宝刚介绍说,博物馆目前已与北京一家具有历史文化遗产保护规划资质的公司合作,编制海丰镇遗址文物保护规划方案,计划保护区面积近11万平方米。即将完成、出版的考古报告,是编制保护规划的重要参考资料之一。此外,博物馆将申报国家文物局,对海丰镇遗址进行更大规模的调查和试掘,期望找到秦汉、魏晋南北朝等时期的文化层,并计划在海丰镇遗址建设以“海上丝绸之路”为特色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北方海上丝路”需要更多关注

在“丝绸之路起始段和天山廊道的路网”申遗成功后,“海上丝绸之路”的申遗广受关注。不过,“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航线等,在学术界都不无争论。

有学者认为,“海上丝绸之路”与辽东半岛、山东半岛这些区域并非无缘。在历史上,存在着以山东半岛为中心,联系中国与日本、朝鲜半岛等地区的海上交流通道。徐福东渡、数批日本遣唐使西来等历史事件曾发生于此。不同学者称之为“东方海上丝绸之路”或“北方海上丝绸之路”等,所指对象大致相同。同时,也有一些学者称,这条“丝绸之路”的开通时间可能早于已知的“绿洲丝绸之路”和“南方海上丝绸之路”;宋金时期海丰镇所依托的海道,很可能就是这条“海上丝绸之路”。

20世纪80年代,朱亚非就提出了“北方海上丝绸之路”的构想。在他看来,其起源于春秋战国时期,完全形成的标志是秦代的徐福东渡。魏晋南北朝因为北方战乱,这条“丝绸之路”有些冷落;到了唐宋时期,又出现繁荣局面。此后,这条“海上丝路”因各种变故而衰落,但从未彻底中断而退出历史舞台。

有学者认为,保存于文献的史料相对较少、已发现相关遗址的数量少等情况,制约了“北方海上丝绸之路”的研究。不过,近年来更多学者的关注及一些专著的出版,让这条“海上丝路”的研究愈加丰富。

朱亚非等人表示,“北方海上丝绸之路”所在的地区,自古以来在外交、国防、区域经济发展等方面都具有重要地位。因此,学术界需要对这条“海上丝路”做出更多的深入研究。

【链接】

对于海丰镇遗址的考古工作还需进一步研究。现有资料显示该遗址具有以下特征:

第一,出土遗物中,瓷片数量巨大,可超过正常遗址的3—4倍。原因可能是瓷器在长途运输中因破碎而被抛弃。

第二,拼接出来的未磨损、无使用痕迹的瓷器占比例较大。

第三,一般遗址地层中因为扰动而瓷片较碎,而海丰镇遗址中的瓷片碴口新、块儿大;同一类型瓷器的碎片集中,其原因可能是碗、瓮等同一类型瓷器在运输中损坏而被一同抛弃。

第四,出土瓷器中,来自今天河北省境内的定窑、磁州窑的瓷器所占比例大,能够达到90%以上。

第五,此前的发掘记载,遗址存在水浸现象,可能是海水涨潮所致。或可以推测,当时海丰镇可能比今天更为接近古代海岸线。

(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教授冯恩学)

原网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