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葛兆光

葛兆光:给大学生常识,给硕士生方法,给博士生视野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葛兆光 好的讲课人自己讲述也是要“乘兴而行,兴尽而返”的。 “给大学生常识,给硕士生方法,给博士生视野”是葛兆光教授对大学人文学科教学的看法,也是“葛兆光讲义系列”的讲授初衷。此系列收录葛先生多年讲授的多门课程的若干讲义:针对大学通识课程的《中国经典十种》和《宋代文学十讲》,针对大学历史系本科生的《古代中国文化讲义》和《古代中国艺术的文化史》,针对硕士生的《学术史讲义:给硕士… 阅读更多 »葛兆光:给大学生常识,给硕士生方法,给博士生视野

葛兆光 | 亚洲史的学术史:欧洲东方学、 日本东洋学与中国的亚洲史研究

葛兆光,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及历史系特聘资深教授 亚洲史的学术史:欧洲东方学、 日本东洋学与中国的亚洲史研究 摘要:这是一份讲义,主要讲述的是亚洲(或东亚)史研究领域的学术史。虽然在中国学界,以亚洲(或东亚)为单元的历史研究并没有成为显学,但19世纪以来,欧洲的东方学以及日本的东洋学,在种种因素的刺激下,先后形成了一种超越传统中国,视野扩大到亚洲(或东亚)的研究风气,并且曾经在20世纪影响了中国学界… 阅读更多 »葛兆光 | 亚洲史的学术史:欧洲东方学、 日本东洋学与中国的亚洲史研究

清帝国最后的盛会——从中国史、亚洲史和世界史看乾隆帝八十寿辰

葛兆光:朝贡圈最后的盛会——从中国史、亚洲史和世界史看乾隆帝八十寿辰

乾隆五十五年也就是 1790 年,整个清帝国都在准备庆祝乾隆皇帝的八十大寿。庆寿活动于农历七月初七从承德避暑山庄开始,中经圆明园,最后于八月十三日在北京的紫禁城落幕,长达数十天。这一次隆重的祝寿庆典,除了大清帝国的满族贵族、汉族百官、蒙古王公之外,还有作为朝贡国的安南、朝鲜、南掌、缅甸使团,来自四川、甘肃、云贵各地的土司,来自回部各地的伯克,以及西藏达赖与班禅的使者、台湾生番的代表,甚至包括远道而… 阅读更多 »葛兆光:朝贡圈最后的盛会——从中国史、亚洲史和世界史看乾隆帝八十寿辰

从明朝与日本之间国书中年号、称谓和国王印的变化看东亚关系

赵莹波,上海大学外国语学院日语系教授 摘要:14世纪后期,1368年明朝建立,1392年日本结束南北朝国家恢复统一,朝鲜代高丽而立。明朝分别把朝鲜和日本纳入册封体制,东亚各国又都处在一个新的历史变革时期。在明日之间的国书中,常出现年号的不同变化、有无、甚至漏写的现象,同时日本国书中“日本国王之印”时隐时现,或真或假。自幕府将军足利义政执政以来,从1456年的“带国印”到1465年换成“体信顺达”的… 阅读更多 »从明朝与日本之间国书中年号、称谓和国王印的变化看东亚关系

包弼德、伊佩霞、包伟民、邓小南 | 宋史研究的心得与门径

唐宋变迁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根本性的变迁,对历史学者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课题。而宋史研究同先秦秦汉史、魏晋南北朝史、隋唐史等领域的研究相比,无论从研究体系、深度还是材料的挖掘和再利用程度来说,都有很大的空间。今天的微信分享了包弼德、伊佩霞、包伟民、邓小南四位宋史专家在北大文研论坛的座谈实录,从读书、选题、写论文等方面为大家答疑解惑。 我为什么研究宋史 赵冬梅:各位老师最初为何选择宋史作为研究领域,又为何留… 阅读更多 »包弼德、伊佩霞、包伟民、邓小南 | 宋史研究的心得与门径

吴原元 | 新时代海外中国学学科发展的四重维度

新时代海外中国学学科发展的四重维度 作者简介:吴原元,华东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文章原刊:《国际汉学》 2018年第4期。 进入新世纪以来, 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推动中国文化走出去成为时代之潮流。党的十九大更是庄严宣告,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 中国正坚定而自信地走向世界舞台中央, 当代中国人应该担负起新的文化使命, 构筑中国精神、中国价值、中国力量!时代发展到今天, 重塑中国文化自信,… 阅读更多 »吴原元 | 新时代海外中国学学科发展的四重维度

“中古中国文献·历史与民族”学术研讨会综述

由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主办的“中古中国文献·历史与民族”学术讨论会于2018年10月13日到14日在复旦大学召开。来自复旦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大学、台湾中研院、中国社科院等单位的十位学者参加了会议。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吴玉贵研究员主持了开幕式并致欢迎辞。文史研究院葛兆光教授致辞,并期待本次学术讨论会能从具体问题和个案来透视中古史研究中的一些问题。 台湾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邢义田教授作题为《再论“中… 阅读更多 »“中古中国文献·历史与民族”学术研讨会综述

葛兆光:在“一国史”与“东亚史”之间 ——以13—16世纪东亚三个历史事件为例

提要 这篇文章选择13~16世纪发生在东北亚的三个历史事件,也就是“蒙古袭来”(1274,1281)、“应永之役”(1419)和“壬辰丁酉之役”(1592,1597),来讨论国别史与东亚史之间的差异。本文指出,如果仅仅站在一国历史的立场、角度和视野来观看发生在东亚的历史,会出现“死角”或“盲点”。因为,只有一个圆心(国家)的历史叙述,会使得历史有中心有边缘,中心虽然清晰,但边缘常常含糊甚至舍弃。其… 阅读更多 »葛兆光:在“一国史”与“东亚史”之间 ——以13—16世纪东亚三个历史事件为例

葛兆光 | 彼此环绕和交错的历史

葛兆光,北京大学研究生毕业,现任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及历史系特聘资深教授。主要研究领域是东亚与中国的宗教、思想和文化史。主要著作有《中国思想史》(两卷本)、《增订本中国禅思想史》、《宅兹中国》、《何为中国》(2014)。曾获第一届“中国图书奖”(1988)、第一届“长江读书奖”(2000)、第一届Princeton Global Scholar(2009)、第三届 PajuBook Award(韓國… 阅读更多 »葛兆光 | 彼此环绕和交错的历史

葛兆光:亚洲史的研究方法

“亚洲/东亚史的研究方法”(复旦大学.2018年春季学期) 【说明】本学期的这一博士生课程,主要围绕的是“亚洲”(东亚)、“历史”尤其是“文化史”的问题,通过十单元,结合若干具体历史案例,讨论亚洲史(东亚史)研究的立场、理论和方法。 本课程的计划和要求:  教师讲授与课堂讨论各占一半,每位选修者需要准备一次课堂发言,所有选修者均需要参加讨论。 请注意课程大纲所开列之参考论著及文献,要求选修者尽可能… 阅读更多 »葛兆光:亚洲史的研究方法

葛兆光:对“天下”的想象——一个乌托邦想象背后的政治、思想与学术

一种思想状况如果与它所处的现实状况不一致,则这种思想状况就是乌托邦。    ——《意识形态与乌托邦》(中译本,196页) 一个关于未来世界的乌托邦想象,近十几年来,趁着当代中国膨胀的势头,借着西方新理论的潮流,穿着传统中国文化的外衣,在中国大陆被反复叙说,这个乌托邦叫作“天下”[1]。 虽然我用“想象”这个词形容“天下”,多少有点儿无视它在论说者那里已然影响到实际的政治领域和制度层面,但我仍然觉得… 阅读更多 »葛兆光:对“天下”的想象——一个乌托邦想象背后的政治、思想与学术

葛兆光:想象天下帝国 ——以(传)李公麟《万方职贡图》为中心

[摘要] 本文并非讨论艺术史,而是在讨论思想史。“职贡图”是古代中国描绘四方异邦前来朝贡的一种艺术形式。这种据信从6世纪上半叶梁元帝萧绎开始的绘制《职贡图》的传统,不仅在艺术史上影响久远,也呈现了一个颇具特色的思想史传统。即通过描绘异国朝贡使者,以表达天朝的骄傲和自信,在异国殊俗的对照之下,想象自己仿佛众星拱月的天下帝国。这种传统到了诸国并峙、疆域缩小、族群同一的宋朝仍然延续。本文以(传)宋代李公… 阅读更多 »葛兆光:想象天下帝国 ——以(传)李公麟《万方职贡图》为中心

葛兆光:建构神话与记录史实之间的历史学

  历史是中国人的宗教。在一个宗教信仰淡薄的国度里,书写记忆、重塑历史的叙事,无疑与权力和大众的信仰紧紧相连。因此,在中国的史学传统里,历史常常成为权力的婢女,在其中充斥着帝王将相的家史和古人牵强附会的神话。似乎只有有心人,才能在其中钩沉探佚出民族精神的起起落落与历史的巨流中,那些小人物生命的光彩。坊间与学界对于民国学术史多有推崇与遥远的怀念,然而除却名人轶事和文士风流的追寻之外,对民国… 阅读更多 »葛兆光:建构神话与记录史实之间的历史学

Co-China周刊 | 葛兆光:也说“中国境域”

“现在谈论历史上的某某‘国家’往往等于是在说某某‘王朝’,因此‘国境’就是当时的‘疆域’,因此完全可以坦然承认,历史上的‘国境’是移动的,古代‘中国’是中心清晰边缘移动的王朝,由于各个王朝分分合合是常有的事情,因此历代中央政府所控制的疆域即空间边界是常常变化的。” 最近,我受邀参加一个小型论坛,讨论什么是“中国境域”,主办方给我发的电子邮件中,用“国境在那里,中国在这里”这样两句很有意思的话,来暗… 阅读更多 »Co-China周刊 | 葛兆光:也说“中国境域”

葛兆光:“唐宋”抑或“宋明”——文化史和思想史研究视域变化的意义

摘要:本文讨论的是一个“研究视域”的问题,即在文化史与思想史研究领域里,是否可以将历来习惯于唐宋对比的方法,转向注重宋明连续的思路?在思想史和文化史领域中,通常比较注重“创造性思想”的价值,因而比较重视中唐以后的新变化与宋代出现的新思想新文化,但是,如果注意“妥协性思想”的意义,那么就应当关注这些新思想与新文化的世俗化、制度化和常识化过程。这一研究视域变化的意义是,首先,能把关注领域从仅仅围绕和瞩… 阅读更多 »葛兆光:“唐宋”抑或“宋明”——文化史和思想史研究视域变化的意义

葛兆光:第一等的题目和第一等的书

本文据葛兆光先生在韩国坡州编辑学校的演讲整理而成,澎湃新闻经“未曾读”(微信订阅号:weicengdu)授权刊发。 受各位朋友的邀请,让我来讲一个与编辑有关,关于出版的事情,我感觉到很荣幸,因为我是一个在大学里教书的老师,不见得多么了解出版的现实情况。不过,大家都知道,现在的图书出版社,尤其是人文学术图书的出版社,无论是在中国,在韩国,还是在日本,都遇到很大的困难。怎么样走出这个困境,我也想不清楚… 阅读更多 »葛兆光:第一等的题目和第一等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