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近现代史 > 《近代日本对华调查档案资料丛刊:第一辑 满铁调查月报(全100册)》序言、出版说明、总目录
2019
12-08

《近代日本对华调查档案资料丛刊:第一辑 满铁调查月报(全100册)》序言、出版说明、总目录

《近代日本对华调查档案资料丛刊:第一辑 满铁调查月报(全100册)》序言、出版说明、总目录 - 海交史 - 1

2019年度国家出版基金项目

国家社科基金抗日战争研究专项工程“满铁资料整理与研究”项目成果

“革命文献与民国时期文献保护计划”项目成果

编著者:邵汉明,王建朗主编;金以林,武向平副主编

定价:50000.00元

ISBN:978-7-5013-6804-4

出版时间:2019年9月

装帧:精装,正16开

序  言

      近邻日本向来重视考察研究中国。中国古代的礼仪秩序、民俗教化、典章制度等先进文明不断地被日本自觉效仿学习。然而,明治维新后,日本对中国的考察研究便在“富国强兵”国策的引导下,逐步走向与发动战争和资源掠夺相伴行的道路。从明治维新开始至一九四五年战败投降,日本对中国及其他邻国展开了大规模的“调查”活动。其中,包括军方对华进行的兵要地志调查、满铁的资源调查、领事馆的分区调查,以及教授、学生、商人等民间团体的旅行调查。这些调查活动与古代学习效仿中国文明礼仪之邦的行为具有本质区别,最大特点是以武力战争为中心,严格而周密地配合着日本侵略战争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并且各个时期的调查活动均为下一步的战争侵略和资源掠夺提供服务。根据日本遗留在中国的庞大调查数据显示,近代日本在中国掠夺了约十亿吨煤炭、一点八亿吨铁矿、一百五十万吨铜矿、十万吨铝矿、五万吨镁矿,还有大量的稀有非金属矿、铅锌矿、金银矿等,以及大批的森林资源和农牧产品,并且盗绘了约七万份的调查图表,为侵华战争提供重要情报[①]。由此可见,近代日本对华调查是一场举国行为,从军方到财阀,从团体到个人都参与其中,而最为重要的则是参谋本部陆地测量部和满铁的对华调查活动。

 

一   参谋本部陆地测量部——日本军方对华兵要地志“调查”的核心组织


  近代日本国内地图的测量与绘制始于江户时期[②]。明治维新后,为了实现大陆扩张政策,在日本参谋本部主导下,对中国及周边国家的兵要地志展开广泛的调查[③]。一八六九年,明治政府在民部省内设置了户籍地图股,一八七〇年改为民部省地理司,一八七一年并入大藏省租税寮地理课。一八七二年,明治政府在工部省内设置测量局,从英国招募十余名技术人员在东京府展开三角测量,一八七四年该局与内务省地理寮合并,于一八七七年改称内务省地理局,主导国内地图的测量与绘制。大致与此同时,一八七一年明治政府在兵部省内设置了陆军部,又在陆军部内设立了参谋局间谍队,专业进行测量和绘制地图。参谋局于一八七二年并入陆军省第六局,之后改为陆军省参谋局,在该局内正式设置了地图政志课和测量课。一八七八年,参谋本部从陆军省内独立,上述两课便成为参谋本部的地图课和测量课。一八八四年,内务省地理局移交参谋本部。由内务省并入到参谋本部的三角测量课、地形测量课、地图课等组成了测量局,一八八九年改为参谋本部陆地测量部,隶属于参谋总长。由此,参谋本部陆地测量部一直延续到日本战败投降。从一八八四至一九二四年,参谋本部陆地测量部用近四十年时间,完成了日本国内地图的绘制工作。但是,参谋本部陆地测量部的成立,并不仅以日本本土的地图测量和绘制为主要目标,其最终目的是测量和盗绘中国及周边地区的兵要地图,以服务于近代日本的大陆扩张政策。

  早在一八七九年至一八八〇年,山县有朋便派遣数十名军官以驻华武官和汉语研修为名,在中国各地进行军事探查,并形成了《邻邦兵备略》和《中国地志》,这两部兵要地志是将中国和朝鲜作为假想敌人而展开的真正意义上的军备和地志调查。随后,日本又以在华旅行的名义盗绘了《亚细亚东部舆地图》和《上海地图》,并对外公开出版发行。一八八二年壬午事变和一八八四年甲申事变后,随着与中国矛盾的不断激化,日本越来越感到盗绘朝鲜与中国东北兵要地图的重要性,参谋本部陆地测量部便派遣陆军武官到中国与朝鲜展开全面军事探查,搜集了大量军事情报,编纂了多部日本武官日记、要图及其他文献资料,并着手进行外邦地图的绘制。一八八八年,参谋本部根据敕令第二十五号制定了《陆地测量部条例》。该条例中明确指出陆地测量部设立之目的是为了实施测绘兵要,并在陆地测量部下设三角科、地形科和制图科,各科又下设多个修技所,该部由部长、科长、班长、班员、副官、材料主管、计官、科僚、修技所干事、修技所教官、修技所助教等近百人组成[④]。明治政府加强对外邦军用地图的测绘,正是为了掠夺资源和军事侵略之用。陆军参谋本部陆地测量部的成立,正式拉开了近代日本在华资源调查及盗绘图表的序幕。

  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期间,日本各军司令部对所属的战区展开了战场测量。从一八九四年至一八九七年,大本营编成了第一次临时测图部,先后对中国的东北战区和台湾地区以及朝鲜展开测量和绘图。日俄战争爆发后,大本营又编成了第二次临时测图部,不但进行战地测绘,还对整个中国东北、蒙古一带展开测量与绘图,至一九一八年西伯利亚出兵前夕,第一次临时测图部、第二次临时测图部又编成中国驻屯军临时土地调查班,先后对中国东北北部、蒙古地区进行测绘,并结合从俄国掠获的大量地图,将西伯利亚、蒙古和沿海各州兵要地图进行改绘,绘制成十万分之一外邦兵要地图[⑤]。日本盗绘中国兵要地图的进程随着对华侵略政策的不断扩大而加深。

  陆地测量部通过对日本本土、中国及周边地区进行测量和盗绘,不但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还培养出了一支具有近代化测量技术的军人队伍。随着对外扩张程度的加深,这支训练有素的测绘队伍成为日本对外侵略的先遣兵,并且根据对外侵略扩张战略的不断演变,陆地测量部的人员配备和测绘目标也不断变化,但其中心始终服务于日本的军事侵略和资源掠夺。随着对中国侵略扩张欲望的无限扩大,陆地测量部派遣大批军事间谍秘密进入中国内地进行军事探查及盗绘活动。一九二八年,陆地测量部利用日本出兵山东的时机,对山东进行了第一次航拍盗绘。至“九一八”事变爆发前,陆地测量部的军事探查已经不满足于对中国东北兵要地图的盗绘,已将触角深入到华北地区。从一八七一年兵部省设立参谋局至“九一八”事变爆发,陆地测量部在对中国兵要地志进行的长达几十年的秘密探查与测量中积累了丰厚的盗绘资源,这些资源为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提供了大量而又细致的军事情报。可见这种秘密盗绘活动一般是在军事战争爆发前十年,甚至是二十年前便做好了准备。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日本占领南京后,第二野战测量队南京小川部队盗取了大量的中国兵要地图。太平洋战争爆发前,日本加大了南进扩张步伐,强化了对中国南方兵要地图的盗绘,并运用十万分之一比例尺对苏联、中国、法属印度支那、泰国、英属缅甸、印度、荷属东印度(印尼)、美属菲律宾等地区的兵要地图进行盗绘。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为了全面实施南进战略,日本加大了对中国南方的测绘,从一九四四年至一九四五年对湖南、江西等地区的兵要地形进行了秘密测绘。

可见,参谋本部陆地测量部从其成立到解体,主要业务是秘密盗绘中国及周边国家的兵要地图和资源图,并培养了大批专业技术较强的测量技师。绘制地图是近代日本陆军的一项重要任务,其最终目的是为了完成对外侵略扩张。由于兵要地图是对外发动侵略战争不可或缺的第一手情报,所以,近代日本盗绘中国的兵要地图始终与军事扩张目标相一致,并且调查与盗绘行动总是先行于武力侵略。

 

二  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日本财阀对华资源“调查”及掠夺的中枢机构


  满铁,系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的简称,成立于一九〇六年,是日本在日俄战争后从俄国手中攫取中国东北南部侵略权益的产物。从法人资格而言,满铁是根据日本政府特定法律敕令一百四十二号与递信、大藏、外务三大臣下达的第十四号命令书而成立的。从其发挥的作用而言,满铁作为日本的“国策会社”,是在第一任总裁后藤新平“文装武备”殖民政策思想的指导下成立的,在东北盘踞四十年,对中国的地质、矿产、土地、森林、港湾、农业、海运等展开了全面调查,并形成了庞大的调查报告书。满铁对华调查涉及当时中国的政治、经济、军事、法律、历史、文化、教育、民族、宗教、地理、自然科学等各个领域,其中有大量资料系“九一八”事变后根据关东军的指令进行的调查报告及情报资料,如关东军与满铁联合进行的国防资源调查,满铁经济调查会进行的满洲资源调查,满铁进行的满洲旧惯(关于东北农村社会)调查、军用地志给水调查、地质矿产调查等。满铁根据日军嘱托进行的中国抗战力调查报告、东北和华北的资源调查报告、农村社会调查报告、“九一八”事变时期的情报日志等,都是为资源掠夺和侵华战争服务的。

  满铁成立之初便设立满铁调查部,对中国及亚洲其他国家展开全面调查,至“七七”事变爆发前,满铁调查部已经形成了由十九个部门下设近百个调查机构所组成的一套庞大的调查体系,而且每个部门均有调查课,根据业务之需要在东北地区设立调查办事处。其中,总务部下设人事课(调查系)、资料课、监理课(调查系)、东亚课、审查役(庶务系、能率班)、郑家屯事务所、纽育事务所、巴里事务所;计画部下设中央试验所、地质调查所;经理部下设庶务课(调查系);铁道部下设庶务课(统计系)、货物课(赁率系、港湾系)、铁道工场(能率系)、社线生产驿(营口、奉天、新京、开原、四平街、公主岭、安东、抚顺);地方部下设庶务课(调查系)、学务课(学事系)、工商课、农务课、地方事务所(瓦房店、大石桥、营口、鞍山、辽阳、奉天、铁岭、开原、四平街、公主岭、新京、本溪湖、安东)、教育研究所、大连图书馆、奉天图书馆、卫生研究所、农事试验场、兽役研究所;商业部下设庶务课(调查系)、营业所(大连、奉天、抚顺、新京、京城、营口)、用度事务所购买课(调查系);铁道建设局下设庶务课(庶务系)、计画课(第一调查系、第二调查系、河海系)、水道调查所调查课;东京支社下设庶务课(调查系);天津事务所下设庶务课(资料系)、调查课、北平事务所;上海事务所下设调查系、情报系、涉外系;抚顺炭矿下设庶务课(统计系、学务系、地方系、农林系)、抚顺炭矿研究所;经济调查会直接隶属于关东军;北鲜铁道管理局下设庶务课(统计系)、运输课(货物系);铁路总局下设总务处文书课(统计系、资料系)、总务处人事课(调查系)、总务处附业课(学事系、产业系)、运输处货物课(赁率系)、运输处汽车课(计画系)、运输处水运课(航运系、埠头系);奉天铁路局下设总务处资料课、产业处殖产科工商股、产业处农务科;吉林铁路局下设总务处资料课、产业处殖产科工商股、产业处农务科;哈尔滨铁路局下设总务处资料课、产业处殖产科工商股、产业处农务科、哈尔滨铁路图书馆、北满经济调查所;齐齐哈尔铁路局下设总务处资料课、产业处殖产科工商股、产业处农务科;哈尔滨水运局下设总务处庶务股[⑥]。

  日本投降后,大批满铁资料遗留在中国十几家档案馆、图书馆及研究机构中。从资料种类来看,文书类资料和满铁期刊较多,特别是满铁对华经济调查资料占有相当比重。这些资料真实地记载着我国的自然资源和社会经济资源的实态,无论是作为日本殖民统治的“资政”材料,还是作为武装入侵的军事情报,都具有准确、珍贵的一面。而且满铁的调查人员多数是各专业领域训练有素的专家,他们所进行的自然资源和社会经济资源的调查以及写出的调查报告,应当说达到了当时的一流水准,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和技术含量,尤其是满铁关于中国矿产、森林、水源、生物、山川、地形、城市、道路、港口等的调查,对于研究和探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社会的发展变化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从这一点上来说,满铁资料是值得进一步开发利用的。从资料形态来看,大体有油印、打字、晒蓝、铅印、手稿等几种形式,尤其是一些手稿、晒蓝、油印、打字本,由于当时日本政府及军方有不同的保密程度限制,这就决定了其完整存留下来的件数非常稀少,且有相当部分是孤本,弥足珍贵。

除了调查报告书外,满铁的期刊资料也是其中一大特色。根据日本亚细亚经济研究所编辑的《旧殖民地关系机关刊行物综合目录》(满铁篇)(以下简称“亚研目录”)来看,收入了日本图书馆、美国国会图书馆等五十个机构所存藏的一万余种满铁资料,其中有一百五十余种是期刊资料。另外,以吉林省社会科学院满铁资料馆于一九九五年编辑出版的馆藏资料目录第一卷《满铁资料馆馆藏资料目录》为例,该卷收入满铁资料四千五百种(一万五百零四册),其中,期刊一百四十八种共计三千八百一十七册。与“亚研目录”对比调查,便会发现日、美图书馆所藏一百五十种满铁期刊中有九十种期刊吉林省社会科学院满铁资料馆已经收藏,可见满铁期刊资料不仅种类、数量较多,存世也较为广泛[⑦]。

 

三  近代日本对华调查资料的整理研究是时代发展的新课题,一直得到国家的高度重视

    一九五六年,国家科学规划委员会把“满铁资料整理与研究”作为社会科学发展规划项目,吉林省社会科学院解学诗(担任组长)与吉林大学苏崇民两位先生共同承担了这一课题,并完成了一百三十万字的书稿,油印了一至五卷,后因“文革”出版未果。到一九七二年满铁资料的整理和研究工作重新恢复,至一九八七年出版了共计八卷本的《满铁史资料》,全书一千万字,全面开启了日本对华调查研究,研究的核心力量主要集中于吉林省社会科学院。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吉林省社会科学院满铁资料馆正式建立,收藏满铁资料总计三万余册,大幅图示近三千幅,编辑出版了三卷《满铁资料馆馆藏数据目录》、两卷《满铁调查报告目录》、三卷《满铁调查期刊载文目录》。二〇一六年,吉林省社会科学院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共同主导成立了满铁研究中心,这是国内首个专门从事满铁研究的实体机构,在满铁资料抢救、整理、研究方面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相继出版了几百卷日本对华调查资料。

  做好日本对华调查资料的整理和研究工作,是时代发展的新课题。首先,近代日本对华调查资料的整理与研究,是研究日本侵华史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近代中日关系史和中国东北地方史研究中占有特殊重要地位。日俄战争后,满铁成立的最终使命就是发挥“国策会社”作用,其在中国东北各项活动的本身就是一部侵华史。“九一八”事变前,满铁是近代日本推行大陆扩张政策的中枢机构,“九一八”事变后,满铁更是凭借其雄厚的实力以及在中国东北特殊的地位,积极地配合关东军侵略东北,可以说“九一八”事变是关东军与满铁共同作用的结果。从“九一八”事变爆发到日本战败投降,满铁把经营的范围迅速向华北、华东、华南地区扩张,从业人员近四十万人,几乎控制了中国东北、华北的主要经济命脉,包括铁路、水运、煤炭、钢铁、森林、农牧、金融、学校、医院、旅馆等各个领域,并为日本侵华从事大量的“国策调查”和情报搜集,还积极参与日本政府组织的对华移民侵略活动。满铁调查了包括军用地志给水、东北官绅背景、土地制度、社会风俗习惯、地质矿产、水文气象等情报,还为关东军发动侵华战争提供了大量军事运输和后勤保障,并与关东军一起炮制伪满洲国政权,积极配合关东军起草制定伪满洲国初期的各种政策及法规等。此外,满铁在各种经营活动中,还大量使用中国劳工,最多时超过三十万人,甚至在煤矿使用大量战俘劳工,在掠夺中国人力资源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所以,进一步深入做好“满铁资料整理与研究”这一课题,不仅有助于进一步推动日本侵华史研究,同时对深入研究东北沦陷十四年史、近现代中日关系史和远东国际关系史,都将大有裨益。

  其次,近代日本对华调查资料的整理研究,可以为日本侵华史和中日关系史研究提供重要的历史文献支撑,为东北地区乃至全国的日本侵华史研究提供重要平台。日本战败投降后,满铁大量的侵华档案资料除了部分被焚烧以外,绝大部分留在了中国东北,这些满铁侵华档案资料包括文书档案、往复电报、调查报告、指令、命令等,涉及当时侵华日军的各种机密文件。这些档案资料的整理和研究,为深入挖掘日本侵华罪行提供了一个重要的平台。充分发挥东北地区各档案馆和研究院所收藏的满铁侵华档案资料的特色和优势,进一步做好满铁侵华档案资料的整理和资料库建设,对于推动全国日本侵华史研究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再次,近代日本对华调查资料的整理研究,可以为东北地方史研究提供重要的线索。东北三省是受日本侵略和蹂躏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尤其是“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以在长春炮制的伪满洲国傀儡政权为核心,在加强对吉林、辽宁、黑龙江、内蒙古等地区侵略的同时,将侵略和扩张的矛头指向华北、华东和华南地区,在整个侵华过程中满铁由始至终参与其中。满铁所遗留下的这批卷帙浩繁的侵华档案资料,为深入研究和考察日本对华侵略政策提供了重要的线索。日本侵华档案资料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就受到了党和国家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并多次指示要进一步加强日本侵华档案资料的整理、研究和利用。可以说,满铁侵华档案资料在揭露日本右翼进行翻案的历史谬论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因此,深入挖掘、整理和研究满铁侵华档案资料,无论是从历史还是从现实的角度来说,都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和意义。

 

编者

二〇一九年九月


[①]参见《中国国家地理》二〇一五年第九期,第二〇页。

[②]伊能忠敬(一七四五—一八一八),是日本江户时代商人、测量家,日本历史上绘制日本全图的第一人。他用二十年时间走遍日本各地,绘制成《大日本沿海舆地全图》,也称作《伊能图》。该图包括二百一十四张比例尺为三万六千分之一的大图、八张比例尺为二十一万六千分之一的中图、三张比例尺为四十三万二千分之一的小图,是一份精确程度相当高的实测图。

[③]参见藤原彰编『十五年戦争極秘資料集(三十)外邦兵要地図整備誌』、东京:不二出版、一九九二年、三页。

[④]参见日本国立公文書館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所藏档案:「陸地測量部条例」『御署名原本·明治二十一年·勅令第二十五号·陸軍参謀本部条例、陸軍参謀職制、陸地測量部条例』(A03020021500)、一八八八年五月十二日、一〇—一三页。

[⑤]参见藤原彰编『十五年戦争極秘資料集(三十)外邦兵要地図整備誌』、东京:不二出版、一九九二年、六页。

[⑥]参见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总务部资料课编『満鉄調査機関要覧:昭和十年度』满铁调査资料第一七〇编、一—五页。

[⑦]参见『近現代東北アジア地域史研究会NEWS LETTER』一九九六年十二月第八号、三〇页。


出版说明

      近代日本为满足侵略与殖民需要,采取个人踏访、官方扶持、设立机构等各类手段,长期、系统地开展对华情报调查,涉及中国的政治、经济、教育、法律、军事、社会、文化、民俗等诸多方面。这类调查活动一直持续到日本战败,留下了卷帙浩繁的见闻录、调查报告、统计资料、研究专著等原始文献,客观上为从事晚清民国政治史、经济史、文化史、社会史、地方史及中日关系史的研究者提供了直接或间接的宝贵资料。

      《近代日本对华调查档案资料丛刊》计划将近代日本对华调查的文献资料系统整理,分辑影印出版,第一辑收录内容为吉林省社会科学院满铁资料馆所藏《满铁调查月报》(包括其前身《调查时报》《满蒙事情》)。

      《满铁调查月报》是由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以下简称满铁)在华编辑并发行的一种日文期刊。该刊按月发行,创刊时题为《调查时报》,刊期为一九一九年十二月第一卷第一号至一九三〇年一月第十卷第一号;后更名为《满蒙事情》,刊期为一九三〇年二月第十卷第二号至一九三一年八月第十一卷第八号;最终刊名为《满铁调查月报》,刊期为一九三一年九月第十一卷第九号至一九四四年二月第二十四卷第二号。全刊共计二百六十九号,连续出版二十五年而未曾间断,其持久性、系统性和完整性,在中国近代历史上出版发行过的各类期刊特别是外文期刊中亦不多见。兹将该刊历史沿革详述如下:

     《调查时报》创刊初期,由满铁总务部调查课编辑出版,作为满铁调查课的机关刊物,旨在发表满铁职员就中国法律、政治、经济、交通、文化等方面撰写的短篇调查性文章。固定栏目为“法令”“财政”“产业”“交通”“政治”“杂录”等,另设有“商业”“地理”等不固定栏目,主要刊登自各省政府公报、《申报》《大公报》《吉长日报》《大民主报》等报刊摘选的文章。第二卷第一号至第三卷第三号改由满铁社长室调查课编辑,主要栏目改为专题文章以及“杂录”“新著资料”“中国重要日志”等栏目,每期增加数篇满铁职员撰写、翻译的政治经济类文章,内容编排更为系统、详实。如第二卷第二、三号,分别摘译了唐林发表于《银行月刊》第二卷第一、二号的《民国十年之财政金融》,指出该文可作为专业意见介绍给日本大众。第三卷第四号至第十卷第一号,由满铁庶务部调查课编辑,增加“新著图书目录”“近著图书杂志重要记事索引”等栏目,分类编排,依次介绍《经济学人》《统计月刊》《露亚时报》《社会政策时报》等中外文报刊上一月度的出版信息。第五卷第三号后,逐渐增设“时事要览”“调查资料”“调查课新刊介绍”“经济统计”等栏目,情报搜集与调查的职能得到加强。在进行新闻汇总时,由直接摘录原文改为简短概括已出版报刊中与“满蒙”相关的报道,方便读者综合了解所选新闻的经过与梗概。

      《满蒙事情》在第十卷第二号的《更名致辞》中指出,《调查时报》后期调整了出版目的,从整体上记录“满蒙”当下的政治、经济、社会动向,介绍“满蒙”研究的相关资料,以期与剪报类资料相辅,为日本调查活动提供重要参考资料。编者认为刊物内容有所偏离“调查”这一初衷,故改名为《满蒙事情》,但沿用原栏目分类不变,初期仍由庶务部调查课编辑,第十卷第六号后改由总务部调查课编辑。

一九三一年九月第十一卷第九号起《满蒙事情》更名为《满铁调查月报》,此后刊名固定下来,由满铁调查课发行。此阶段主要刊登满铁调查课的调查及研究,设有“调查及研究”“资料”“时事杂录”“重要日志”“法令”“统计”“新著图书目录”“近著图书杂志重要记事索引”等栏目。其中“调查及研究”以首次发表的文章为主,减少曾以单行本出版过的文章比重,这既反映了满铁调查职能的进一步强化,也说明了日本政府及军方在政策制定时日益注重满铁所出产的大量一手情报。

      为加强与关东军的联系,一九三二年一月在满铁调查课的基础上,经济调查会成立,其工作重心不再局限于调查活动,而是成为了配合关东军决策的机关,负责起草伪满洲国和侵略华北的经济政策和计划。同年,《满铁调查月报》第十二卷第三号至第十二卷第十二号随之改由满铁经济调查会出版。同时,原调查课改称总务部资料课,承担了之后第十三卷第一号至第十六卷第九号的编辑工作。除本国调查员外,满铁还聘请了外国大学教授作为随行人员开展调查工作,如第十三卷第一号《日本在经济上对“满洲”的依赖程度》,是由法国学者撰写、满铁调查员翻译完成的。

      一九三六年十月,经济调查会、地方农务课、总务部资料课等机构整合成立了满铁产业部,对伪满洲国及华北的产业开发进行调查立案、企业规划。产业部资料室主要负责经济调查工作,并编辑出版了第十六卷第十号至第十八卷第四号的《满铁调查月报》(其中夹杂五号由会社直接出版)。

“七七”事变后,日本的国策重心由扩充生产力转移至动员物资方面,推行实施“满洲产业开发五年计划”修正案的满洲重工业开发株式会社(以下简称“满业”)的位置逐渐重要。满铁将重工业部门移交给“满业”后,转而强化调查职能,于一九三八年四月组建大调查部。《满铁调查月报》第十八卷第五号至第二十三卷第四号的编辑部门亦随之改为调查部下的资料课。一九四二—一九四三年,调查部改组为调查局,规模较此前较小。《满铁调查月报》改由调查局资料课出版了十期后,于一九四四年二月第二十四卷第二号停刊。

      满铁调查机构的每次调整改革,都伴随着调查职能的加强,同时为日本扩大侵略提供情报支持的目的也越发明确。《满铁调查月报》作为满铁调查部门的核心刊物和机关报,不仅刊物名称与编纂部门随着满铁调查机构的改组几经变更,其栏目设置和收录内容也反映了不同历史时期满铁调查活动的变化,一方面为日本侵华政策的制定提供依据,同时也服务于日本政府与军方的战争及殖民需要,及时调整办刊方向与调查重点。总的来说,《满铁调查月报》以满铁对华经济调查资料为主线,辅之以地方概况、社会风俗等相关资料,包括大量农村、农民、土地、货币、商业、金融、贸易、资源、工业、电力、交通以及各地社会情况等综合性、专题性调查报告和统计数据,既有调查人员第一线实地调查的成果,又有通过各类渠道搜集整理的相关资料汇总,具有相当重要的史料价值。

      在本书的编辑过程中,有以下情况需作说明:一、原始资料存在着缺页、残页、缺期、缺单行本附录等情况,有赖于国家图书馆等馆藏单位的大力支持与配合,大多得以补配,虽仍有少量缺漏,但已基本齐备,为研究者使用该资料提供了极大便利;二、本书正文部分悉据原书影印,故讹误之处不作修改,如一九二〇年四月一日出版的《调查时报》原书封面及内文将“第二卷第二号”误印为“第三卷第二号”,整理出版时仅在目录中予以更正;三、满铁在日本对华侵略过程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其立场的局限及历史的特殊性决定了其调查活动无法从中立、客观的角度来进行,尤其随着日本侵略战争的扩大,满铁调查为军方提供情报支援的性质愈强,政治倾向愈鲜明,所刊文章具有很强的导向性,还望读者在利用时加以辨别。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

二〇一九年九月


总目录

第一册

调查时报 第一卷第一号—第一卷第六号……一

第二册

调查时报 第二卷第一号—第二卷第五号……一

第三册

调查时报 第二卷第六号—第二卷第十号……一

第四册

调查时报 第三卷第一号—第三卷第四号……一

第五册

调查时报 第三卷第五号—第三卷第九号……一

第六册

调查时报 第三卷第十号—第四卷第一号……一

第七册

调查时报 第四卷第二号—第四卷第六号……一

第八册

调查时报 第四卷第七号—第四卷第十号……一

第九册

调查时报 第四卷第十一号—第五卷第二号……一

第一〇册

调查时报 第五卷第三号—第五卷第五号……一

第一一册

调查时报 第五卷第六号—第五卷第八号……一

第一二册

调查时报 第五卷第九号—第五卷第十二号……一

第一三册

调查时报 第六卷第一号—第六卷第四号……一

第一四册

调查时报 第六卷第五号—第六卷第七号……一

第一五册

调查时报 第六卷第八号—第六卷第十号……一

第一六册

调查时报 第六卷第十一号—第六卷第十二号……一

第一七册

调查时报 第七卷第一号—第七卷第三号……一

第一八册

调查时报 第七卷第四号—第七卷第五号……一

第一九册

调查时报 第七卷第六号—第七卷第七号……一

第二〇册

调查时报 第七卷第八号—第七卷第九号……一

第二一册

调查时报 第七卷第十号—第七卷第十二号……一

第二二册

调查时报 第八卷第一号—第八卷第三号……一

第二三册

调查时报 第八卷第四号—第八卷第六号……一

第二四册

调查时报 第八卷第七号—第八卷第八号……一

第二五册

调查时报 第八卷第九号—第八卷第十一号……一

第二六册

调查时报 第八卷第十二号—第九卷第二号……一

第二七册

调查时报 第九卷第三号—第九卷第五号……一

第二八册

调查时报 第九卷第六号—第九卷第八号……一

第二九册

调查时报 第九卷第九号—第九卷第十一号……一

第三〇册

调查时报 第九卷第十二号—第十卷第一号……一

满蒙事情 第十卷第二号……四一三

第三一册

满蒙事情 第十卷第三号—第十卷第五号……一

第三二册

满蒙事情 第十卷第六号—第十卷第八号……一

第三三册

满蒙事情 第十卷第九号—第十卷第十一号……一

第三四册

满蒙事情 第十卷第十二号—第十一卷第二号……一

第三五册

满蒙事情 第十一卷第三号—第十一卷第六号……一

第三六册

满蒙事情 第十一卷第七号—第十一卷第八号……一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一卷第九号……二七九

第三七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一卷第十号—第十一卷第十一号……一

第三八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一卷第十二号—第十二卷第一号……一

第三九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二卷第二号—第十二卷第三号……一

第四〇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二卷第四号—第十二卷第五号……一

第四一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二卷第六号—第十二卷第七号……一

第四二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二卷第八号—第十二卷第九号……一

第四三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二卷第十号—第十二卷第十一号……一

第四四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二卷第十二号—第十三卷第一号……一

第四五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三卷第二号—第十三卷第三号……一

第四六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三卷第四号—第十三卷第五号……一

第四七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三卷第六号—第十三卷第七号……一

第四八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三卷第八号—第十三卷第九号……一

第四九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三卷第十号—第十三卷第十一号……一

第五〇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三卷第十二号—第十四卷第一号……一

第五一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四卷第二号—第十四卷第四号……一

第五二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四卷第五号—第十四卷第六号……一

第五三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四卷第七号—第十四卷第八号……一

第五四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四卷第九号—第十四卷第十号……一

第五五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四卷第十一号—第十四卷第十二号……一

第五六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五卷第一号—第十五卷第二号……一

第五七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五卷第三号—第十五卷第四号……一

第五八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五卷第五号—第十五卷第六号……一

第五九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五卷第七号—第十五卷第八号……一

第六〇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五卷第九号—第十五卷第十号……一

第六一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五卷第十一号—第十五卷第十二号……一

第六二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六卷第一号—第十六卷第二号……一

第六三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六卷第三号—第十六卷第四号……一

第六四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六卷第五号—第十六卷第六号……一

第六五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六卷第七号—第十六卷第八号……一

第六六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六卷第九号—第十六卷第十号……一

第六七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六卷第十一号—第十六卷第十二号……一

第六八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七卷第一号—第十七卷第二号……一

第六九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七卷第三号—第十七卷第四号……一

第七〇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七卷第五号—第十七卷第六号……一

第七一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七卷第七号—第十七卷第八号……一

第七二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七卷第九号—第十七卷第十号……一

第七三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七卷第十一号—第十七卷第十二号……一

第七四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八卷第一号—第十八卷第二号……一

第七五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八卷第三号—第十八卷第四号……一

第七六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八卷第五号—第十八卷第六号……一

第七七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八卷第七号—第十八卷第八号……一

第七八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八卷第九号—第十八卷第十号……一

第七九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八卷第十一号—第十九卷第一号……一

第八〇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九卷第二号—第十九卷第四号……一

第八一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九卷第五号—第十九卷第七号……一

第八二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九卷第八号—第十九卷第十号……一

第八三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十九卷第十一号—第二十卷第一号……一

第八四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二十卷第二号—第二十卷第三号……一

第八五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二十卷第四号—第二十卷第六号……一

第八六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二十卷第七号—第二十卷第八号……一

第八七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二十卷第九号—第二十卷第十号……一

第八八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二十卷第十一号—第二十一卷第一号……一

第八九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二十一卷第二号—第二十一卷第四号……一

第九〇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二十一卷第五号—第二十一卷第七号……一

第九一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二十一卷第八号—第二十一卷第十号……一

第九二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二十一卷第十一号—第二十二卷第一号……一

第九三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二十二卷第二号—第二十二卷第四号……一

第九四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二十二卷第五号—第二十二卷第七号……一

第九五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二十二卷第八号—第二十二卷第十号……一

第九六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二十二卷第十一号—第二十三卷第一号……一

第九七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二十三卷第二号—第二十三卷第三号……一

第九八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二十三卷第四号—第二十三卷第六号……一

第九九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二十三卷第七号—第二十三卷第十号……一

第一〇〇册

满铁调查月报 第二十三卷第十一号—第二十四卷第二号……一

                       
最后编辑:
作者:马光(采编)
捐 赠网站维护不易,欢迎打赏^_^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